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超級金頭腦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人文社科_本本現折
內容連載 頁數 11/11

買閱讀眼鏡
巴菲特如何決定一家企業的價值呢?他大量閱讀。

「我閱讀公司的年度報告,以及該公司競爭對手的年度報告,這是資料的主要來源。」

他第一次對蓋可公司感興趣時,據巴菲特說:

「我閱讀很多資料,我到圖書館…先從最佳﹝保險業服務評比﹞開始,看了很多家公司的資料,閱讀相關的書籍與年度報告,找﹝保險專家﹞談,有機會就跟管理階層聊聊。」

孟格也同意閱讀是很重要的:「我這輩子就不知道有誰是﹝不閱讀﹞的聰明人,一個也沒有。華倫閱讀之多,你會感到訝異…我的孩子可能認為我是兩腳書櫥。」
巴菲特說,如果你什麼都不懂,不要責怪自己:

「寫個﹝會計﹞的註腳,解釋人壽公司的『遞延取得成本』(deferred acquisition cost),或是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這不是不可能的。你能夠寫,所以你才了解。如果你不了解還能寫得出來,那我也很懷疑。如果我不了解註腳寫的是什麼,我不會投資這家公司,因為我知道他們不要我了解。」

成為調查記者
《華盛頓郵報》記者伍得華徳(Bob Woodward)﹝揭發水門案的記者﹞有一次問巴菲特,如何分析股票:

「調查就是報導。我告訴他,想像自己奉命對自己的報社做深入報導。他會問許多問題,挖掘出許多事實。他會對《華盛頓郵報》非常了解,就是這樣。」

巴菲特的研究有時候喜歡探究到底。羅斯餐廳(Ross’s)是他最喜歡的奧瑪哈牛排館,有一次他坐在櫃檯後面,計算有多少顧客使用美國運通卡。有時候甚至不像是在做研究:

「我記得有一次下午二點鐘,我到四十五街的百老匯一家戲院去看『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我有一點事情,就到售票處跟小姐說:『我要到附近接小孩。』我是想知道,這電影未來是否還會一再播映。」

簡單就好
有朋友建議巴菲特投資房地產,他回答說:

「股票市場如此容易,我何必去做房地產?」

「﹝價值型投資﹞的概念似乎很簡單也很平常,相較之下,唸書攻讀經濟學博士好像是一種浪費。有點像是在神學院唸了八年,然後有人告訴你,最重要的就是十誡。」

有人問,他與孟格在他們所買下的公司如何執行「應有的注意」(due
diligence),巴菲特回答說:

「如果你必須徹底調查,那一定哪裡有問題。」

查理說他們曾經在一次收購案中被傳喚,提出他們幕僚的報告,孟格說:「根本沒有什麼報告,也沒有任何幕僚。」
一九八六年,波克夏哈薩威在報上刊登廣告,尋找收購的公司。廣告說:

「我們沒有幕僚,我們不需要跟顧問、投資銀行、商業銀行等討論貴公司。跟你進行交易的人,只有波克夏的副董事長查理‧孟格與我。」

「投資要做的,就是在好的時機挑選好的股票,只要他們維持公司運作良好,就繼續抱著他們的股票。」

「談到商學院,我總是說,如果學生畢業時發給每人一張二十個洞的回數票,他們可能會更好。每次他們做投資決策,就打一個洞。如果你為了更好的機會,就會謹慎使用,永遠也不會用完這二十個洞。」

附註:《富比世》雜誌專欄作家馬克‧修伯特(Mark Hulbert)曾經統計過,如果將巴菲特最好的十五個決策從其他數百個決策中扣除,他的績效只是中等而已。

查理‧孟格談到這個簡單的理論:「如果你相信華倫所說的,你就可以在幾個星期內教完整的﹝投資組合管理﹞課程。」

要有雄心壯志
幾年前,在波克夏哈薩威股東年會開幕時,巴菲特拍拍麥克風,測試是否開啟:

「測試…一百萬…二百萬…三百萬。」

「我以前經營投資合夥生意時做過一項研究,比較我們所有的大投資與小投資,發現大投資總是比小投資效益更佳。做重大決定時,開始的時候總是要密集討論,要克服種種考驗,或是要具備一些知識;做小投資時可能就草率行事。有人說:『我買了一百股某某股票,因為昨天晚上在聚會時聽到有人報這支明牌。』做小決策時往往就是這樣,你不需要很好的理由就去做了。」

「我無法同時做五十或七十五件事情。那是諾亞方舟式的投資,最後將一無所得。我喜歡將大筆的金錢放在少數的東西上。」

雖然巴菲特說過,小公司也可能有優異的成長,不過這些公司不適合像波克夏這種規模的控股公司:

「我們找尋的是波音七四七,不是模型飛機。」

「我就像是籃球教練,我在街上尋找的是七呎高的長人。如果有人找上我,說:『我身高五呎,但是你應該看看我運球,』我可沒興趣。」

無論大小,公司必須有卓越的績效:

「我寧願花一千萬美元買盈餘百分之十五的公司,更甚於花一億美元買盈餘百分之五的公司。」
11上一頁 11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