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銀鹽熱

銀鹽熱

  • 作者:陳傳興
  • 出版日期:2009/01/22
內容連載 頁數 1/3
銀鹽的焦慮
陳傳興

伴隨電腦網路世代一同成長演進,數位影像,影像數位化襲捲世界形成不可抵擋的巨大潮流。從類比訊號的攝像技術到全面數位化,影像逐步完成其解物質的歷史發展;膠卷、磁帶、數碼檔案分別代表見證了各時期的主要影像基質,物質材料解離轉化成為系列長串的程式演算,機械影像的終極命運就在這個實體轉換過程中被宣告。從這個逐漸崩毀的機械影像廢墟中,從這個工業革命時代創生的永恆記憶之宮的幻想再現金字塔遺址上面,一個虛擬影像幽靈緩緩昇起,脫離開物質基體的囚鎖,它遍存無所不在的滲透世界,多重虛擬世界。隱隱約約的似真若幻地,「沒有真實」、「沒有真實」,迴響不止。

這是一個影像泛濫過剩的年代,如同近年語言論述商品化的通膨洪流,但更為誇張怪誕,更具侵略性。攝影特質經過一段仿生物合成過程(anabolisme)後產生變易,我們已遠離班雅明所指的機械複製時代紛圍,環繞影像的神祕靈光不再,影像所賴依居停與希冀的記憶之宮逐漸崩解,攝影的啟示錄抑或千禧年的宣示?伴隨機械影像所期許與允諾的永恆時間性被驅離放逐,攝影影像掙脫開先前強加其上的透明肌膚囚鎖,它變形展現成為新物種,怪物惡魔,如同恐怖片裡的惡靈妖魔走出銀幕,反撲獵食人類作為自體無限繁殖的養料,相形之下,西方神話中那個蛇髮女妖的攝魂凝視只不過是個兒戲。機械複製影像美學原則預設了某種可以複製再生產的機制環繞著一個所謂的觀看技術聚焦點:像機(廣義的,含物理光學儀器和對應的必須化學材質與技術),出現在一個特定歷史文化時期。然而,若是突然有這麼一天,此不容置疑的先天律則規定澈底瓦解,人們不再能夠用肯定的口吻說「這是一部像機」,或堅決否定的說「這不是一部像機」。因為這個器具,裝置,它可能同時是行動電話、電腦或是其它的電子設備。不再是從前傳統定義下的「照像機」。使用者不可能,也不被允許打開密合的新種影像器材。介於光學鏡頭與觀看者、拍攝者之間的凹陷過渡區域、等待被填充實現的空間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堆疊的電子元件,可見的「硬體」,還有不可見的「軟體」、「程式運算」種種玄秘近乎先天規定的支配指令。剝除昔日像機腹腔裡孕生影像的小小暗室,這個沒有子宮的光學裝置,省略了充滿情慾想像的開開關關與填塞、取出管狀胎盤薄膜的重複動作,新種裝置的影像製造者無從享受舊光學影像機械使用者那種一再開啟和進入碰觸影像孕育處的特殊不可言狀情慾樂趣。

機械影像的生產過程中,拍攝與沖印,觀看和觸摸二者是缺一不可;然而,在強調觀看至上的傳統攝影美學(史)中,後者遭受極大的抑制,就如同「不能直接碰觸底片」,「看照片,要帶手套」這些必需但卻被誇大神聖化的規定,讓原先「觀看即碰觸」感知現象本質被曲解,而潛存的雙重暗房「觀看–觸摸」隱喻聯帶地也被遺忘。雙重暗房,雙重子宮,從乾燥的光學暗房到潮溼溫熱的溼暗房,機械影像複製的特殊雙重生產孕育模式!新種數位影像裝置先取消了傳統像機的光學暗室腹腔,影像拍攝存取過程更加近似聖潔的「無玷始胎」(L’immaculee conception)神祕膜拜者,不需要任何培育胚胎的薄膜基質,也沒有人看過、輕撫過影像源生居所。世界起源。取消光學暗房,邏輯上,傳統機械影像沖印的溼暗房當然也跟著被取消替代以所謂的數位暗房。在數位影像的歷史發展過程中,雙重暗房的取消與否定具有重大決定性意義,影像生產過程的高度去物質化和自身虛擬數位化與此有甚大關係;同時異常反諷的是數位影像的秘識玄妙「無玷始胎」生產方式並未強調原先機械影像的靈光神聖性,影像神聖性卻反倒被否定。雙重暗房,雙重子宮,機械影像的母性表徵被否定與取消的結果,它同時也揚棄了影像的神聖性。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