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吃人的街

吃人的街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一章:南角大廈 (上)
民國二十一年六月七日.下午1點15分.東13區南角大廈



  東13區,南角大廈。一百四十九樓有擺放大量的舊衣回收箱。

  所謂南角大廈就是那棟在十二年前改建成廢棄物處理中心的巨大建築;也是這個城市中平面面積最大、最為老舊的建物。傳統的內部管線配置因為歷經戰亂跟氣候影響變得不符合現代人基本住宿或商業往來所需。本來在二十年前的大型都市更新計畫中就應該被爆破拆除,但是大廈全區囊括腹地所在位置又剛好近臨東南海港海潮交會口;相當適合裝置核能發電或鎔爐冷卻系統,我們睿智的中央政府便緊急下令將它改建成主要廢棄物處理場,才使這棟古蹟得以倖然保存。

  總共兩百九十七層不算高的大樓中包含了一號焚化爐、第三核化廠及人造石油煉造廠,地處邊垂的東13區就算是發生爆炸也影響不了中央行政區的運作,由此可見它在某種程度算的上是可拋棄式的功能性建設。

  一百四十九樓平常是被鎖上的,就是為了防止居住在附近的窮人跟遊民來偷拿回收物。法律明文規定所有廢棄物都是屬於只有政府可以經手處理的公有物,如果一般老百姓自行銷毀、轉賣或盜竊都是犯罪行為。

  我所住的地方也是東13區,就在離南角大廈不遠處的兩百二十層低矮國民住宅。沒有中央空調的頂樓違章夾層;只要是遭逢吹東南風的日子都會聞到來自南角大廈廢棄物的惡臭。據說早年居民們產下的新生兒有些甚至還沒滿足月就被臭氣給燻致猝死,當然大多數人民並不在意,還善用地利之便做起廚餘中繼站的生意,也就是跟政府清潔員搶收中央區廚餘、餿水,再用不錯的價格轉賣給位於東11區的魚產養殖業者。而整個13區瀰漫的氣味就是最佳掩護,畢竟沒有警察會空閒到挨家挨戶釐清異臭的起始源頭是否真的只是垃圾造成。

  我並不是從小就住在這邊,嚴格來說是去年才搬過來,從監獄搬過來。監獄的環境品質比這邊還好很多,有得吃有得睡,唯一臭味只有牢友的日常排泄物、或是毒癮發作的嘔吐物,不像這裡幾乎二十四小時都是無法呼吸的狀態。

  當我知道離開監獄後可能會住到這棟國宅時,就在牢內靠特殊關係跟某人買了防毒面具,本來是回到家中睡覺或休息時才需要裝備,卻在最近不知不覺養成隨時戴著防毒面具的習慣。

  要是當初沒有用半管嗎啡跟那個牧師交換防毒面具的話,現在應該早就死了,連舌頭都會吐出來。

  下午一點十五分,南角大廈一百四十九樓會有大量剛在中央區收得的舊衣物堆放進來,我跟隔壁鄰居家剛滿十二歲的小女孩決定去偷點體面的衣服。
  我帶著防毒面具與她從國宅第兩百一十三層東側直接連結南角大廈兩百一十三樓西側的管狀短天橋走過去,這時由天橋內的透明頂棚仰望可以看見還算寬廣的天空跟白雲,如果是在中央區內的話,三百樓以下的天橋都是看不到天空的,頂多只能窺見數條天藍色的細長直線。

  中央區的高樓動輒六、七百層以上,大廈跟大廈之間的距離又都密集得五公尺不到,所以白天跟夜晚的差別對於處在較低樓層的人來說,就是一個抬頭可以看見天藍色的直線、一個不行,如此而已。

  「我們進去南角大廈後要怎麼搭電梯下樓?那邊好像到第一百四十九層的電梯要有鑰匙才會開門,你要怎麼進去?而且我一點都不怕臭不奇怪嗎?那裡所有工作人員都帶著防毒面具...我沒有防毒面具...」小妹妹像在乞討什麼一般抬頭望我,極大的雙眼隨著緊張感飄忽泛濕。

  「就算妳再擔心我也沒辦法把我的面具給妳,我的嗅覺能力還是正常的,再來,我並沒有要直接搭電梯到一百四十九樓,我要坐貨梯到一樓,然後從一樓搭到一百四十九樓的直達電梯。」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