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阿嬤,我回來了!

阿嬤,我回來了!

  • 作者:陳昇
  • 出版日期:2009/09/30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油麻菜籽花
「同學!今天喝完早餐牛奶之後,我們這年級的學生要遠足到『舊眉村』那邊去撿共匪空飄傳單。」
新來的級任老師,長得像玩具牌子「尪仔飆」那個黑白無常,三角臉頂在一個瘦弱的身子上。他拿起手來指揮的樣子,又不免讓我想到爬在花叢間的螳螂,低斜著眼左看看、右看看。其實他人脾氣蠻好的,不像那個有鐮刀手的螳螂那樣會欺負小動物,因為是新來的級任老師,他的綽號也就在黑白郎君跟螳螂仔之間,讓班上的小朋友們一下子難以做好決定。

因為我是班長,小朋友們老喜歡看我做決定。大概是老鳥那種心情吧!幾天來我總覺得,這個不知道哪裡蹦出來的級任老師,活像是一隻菜鳥似的,還沒有我懂事。

「那就叫他『壁虎』吧!」
我很權威的跟班上的同學說。壁虎不是也有一個三角臉嗎?
「壁虎……壁虎。」
小朋友們都覆議著。
壁虎說完這話的時候,就轉身在黑板上寫了幾個大字「共匪的空飄傳單」,想是壁虎仔特別有心,把「共匪」兩個字特意的圈了起來。小小心靈哪分辨得岀大人們愛計較的世界,三不五時老師總愛在課堂裡面發表自己對時事的感想,一來是哪裡又戰爭了,二來是全民準備要反攻大陸了,三來是共匪正發起文化大革命什麼什麼的……

我突然想起阿嬤從我們家的油麻菜籽田裡撿回來的傳單樣的東西,我媽媽看了嚇得掉了半條魂,叫我趕快去跟阿嬤說……不管怎樣,千萬不要再帶掉在田裡面的這些傳單回來了。

阿嬤不識字,根本就不知道那傳單上寫的究竟是什麼東西,阿嬤只說……
「不知道哪裡吹來的這些東西,也不知道這些怪東西會有什麼害處。」

我們家漂亮美麗的油麻菜籽田,實在不應該有這樣的東西,像郵差遞來的信那樣,阿嬤要剛剛才認得幾個字的我為她翻譯一下,這上面寫的究竟是什麼碗糕?

「這個還有圖的,我是看有懂又像沒有懂,這個圖的意思就是說……戴帽子的是當兵的,那個穿背心的就是當工人的,啊那個拿抓耙子的八成是農人。啊看起來的意思就是說……這三個人是要把旁邊那個人打死就對了。」

阿嬤笑咪咪的這樣對我解釋。
我拿起那張粗粗的紙片左看右看,其實有好些字我都還不懂,我跟阿嬤說:
「老師說這是大陸那一邊的共匪,用那個氣球,很大很大的氣球,然後載過來飄到我們這邊的傳單啦!」

阿嬤跟我,你看我我看你的,都不能明白大陸究竟是在哪一邊?啊共匪又是誰?怎麼會有人姓「共」?名字取得那麼怪,還是土匪的「匪」呢!啊共匪是一夥人?還是一個公司?什麼樣的氣球可以帶這麼多的傳單掉到我們家美麗的油麻菜籽田裡?

我跟阿嬤說:
「我不要管了啦!我媽媽說這個東西不要再撿回來了,妳明天可不可以給我一包白糖,我要帶去加在早餐的牛奶裡面喝,我們學校那個聯合國牛奶,一點味道都沒有,難喝死了,我還比較喜歡喝豆漿呢!豆漿甜甜的。」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