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20不惑:校長親授33堂生涯必修課

20不惑:校長親授33堂生涯必修課

  • 作者:劉炯朗
  • 出版日期:2010/01/21
內容連載 頁數 1/2
第1堂課 學校就像保溫瓶

在一個電視節目上,主持人問三位觀眾:「你認為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發明是什麼?」

第一個觀眾說:「我認為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發明是電視。因為電視可以讓我們看到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發生的事情。」

第二個觀眾說:「我認為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發明是飛機。因為飛機可以迅速的把我們帶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

第三個觀眾說:「我認為是保溫瓶。」
主持人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保溫瓶是那麼了不起的發明呢?第三個觀眾解釋說:「你把熱的東西放進去,保溫瓶知道替你保熱,你把冷的東西放進去,保溫瓶知道替你保冷,你從來不要告訴它保熱還是保冷,它都自動會知道,那實在是了不起。」

這當然是一個笑話。當我們把熱的東西放在保溫瓶裡,保溫瓶不必、也不會生一把火來保熱;把冷的東西放在保溫瓶裡,保溫瓶不必、也不會啟動冷凍的裝置來保冷。其實,保溫瓶提供的只是一個隔離外界溫度影響的環境,讓熱的東西保持熱,冷的東西保持冷。

曾有人問一位大學校長:「進了你們大學的學生,對科學有興趣和才華的,培養他們成為諾貝爾獎得主;對商業有興趣和才華的,培養他們成為大企業家;對文學有興趣和才華的,培養他們成為名作家。你們怎樣知道他們的興趣和才華在哪裡?怎樣按照他們的興趣和才華去培養他們?你們真是一所偉大的學校。」大學校長笑笑回答說:「學校不過是一個保溫瓶而已。」

教育最終目的,是要讓每一個學生都能夠依照他的興趣,盡量發揮才華。所以,教育最基本的責任,就是為每個學生提供適當的環境,讓他自由成長,不受到干擾、壓抑和阻礙。因此,家庭、學校和社會都應該、也只需要扮演功能良好的保溫瓶角色。

(更多內容,請見《20不惑─校長親授33堂生涯必修課》一書)

第7堂課 你是聰明人,還是糊塗人?
媽媽到學校去看老師,如果老師說你的兒子真聰明,媽媽聽了一定高興得不得了;兒子月考不及格,爸爸又生氣又擔心,一直罵「怎麼這麼笨?」似乎大家都愛聰明,不喜歡愚笨。

宋朝蘇東坡,他小兒子出生滿月時,按照習俗為嬰兒洗澡叫做「洗兒」,他寫了一首〈洗兒〉詩:
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
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蘇東坡這首詩,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他說出他心中的牢騷和不平,雖然他有蓋世才華,可是他做官生涯相當不順利。宋神宗王安石變法革新時,蘇東坡被認為是反對派司馬光的人,幾次被貶到偏僻的外地,一生鬱鬱不得志。所以他在詩裡,諷刺大官們都是笨蛋,只要聽話、懂得逢迎拍馬屁,不需要什麼才華,「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另外一個層次,也可說是呼應了一句老話:「聰明反被聰明誤。」聰明人往往因為自己聰明,沒有成功,反而招致失敗。

聰明的人往往因為自己聰明,而變得過分自信,不好好努力,或不能夠虛心接受別人的意見和別人的幫忙,更不會主動徵求別人的意見、找別人幫忙,甚至變得驕傲狂妄,對別人不客氣不禮貌。聰明的人野往往以為自己聰明,而低估了競爭對手的聰明和能力,最嚴重的是做出違法、不道德的事情,以為即使蒙蔽真相、欺騙眾人,也不會被發現,但是到了最後反而吃虧、受到懲罰。

大老闆發現手下的小職員犯了錯,會大發雷霆,開口痛罵:「你實在太糊塗,你看我們的競爭對手,是何等精明!」似乎大家都愛精明、不喜歡糊塗。

相信大家都聽過鄭板橋很有名的四字箴言:「難得糊塗。」鄭板橋是清代有名的書畫家、文學家,他在科舉考試中,表現得很不錯,二十歲左右在康熙年代就考中秀才,四十歲中舉人,四十三歲在乾隆元年中進士,所以有「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之稱,但他在官場裡,並不得志。有一次他遇到一位自稱「糊塗老人」的老先生,鄭板橋為他題了「難得糊塗」四個字,又加上三句話:「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

我覺得,「精明」和「糊塗」是相對的,精明,就是把事情看得很清楚、計算得很周到;糊塗,就是沒有把事情看清楚、計算得很周到。

世界上有許多事,聰明人會去爭取、去計較;糊塗的人不知道去爭取、不曉得怎樣計較;由聰明轉成糊塗的人,知道怎樣爭取,曉得怎樣計較,卻選擇不去爭取、不去計較。在上司面前,聰明的人懂得怎樣去表現自己、討好上司,糊塗的人不懂得怎樣做,而由聰明轉成糊塗的人,卻選擇不這樣做。聰明的人會看到占便宜、抄捷徑、走後門的機會,糊塗的人看不到這些機會,由聰明轉成糊塗的人卻選擇放棄這些機會。
(更多內容,請見《20不惑─校長親授33堂生涯必修課》一書)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