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天堂漫舞:永遠的麥可.傑克森

天堂漫舞:永遠的麥可.傑克森

內容連載 頁數 1/4
Music and Me
We’ve been together for such a long time
Now music
Music and me
Don’t care whether all our songs rhyme
Now music
Music and me
I know where ever I go
We’re as close as two friends can be
There have been others
But never two lovers like music
Music and me
Grab a song and come along
You can sing your melody
In your mind you will find
A world of sweet harmony
Birds of a feather
Will fly together
Now with music, music and me
Music and me

音樂與我
我們已經相伴很久
現在是音樂
音樂與我
別在乎我們的歌曲是否有韻律
現在是音樂
音樂與我
我知道無論我去到任何地方
我們就像兩個最親密的朋友
或許還有其他人
但從來不會有戀人, 像音樂
音樂與我
抓著一首歌隨聲唱來
你就可以唱出你心中的旋律
在你的思緒中你會發現
甜蜜和諧的世界
長滿羽毛的鳥兒
將飛翔在一起
現在只剩下音樂,音樂與我
音樂與我

麥可.傑克森在樂壇起步並成名的時間,遠比現在人們普遍印象中的二十世紀八○年代來得更早。
濃厚的黑人音樂時時刻刻浸透在傑克森家庭的成長歷程中,麥可對音樂的最初記憶就是與節奏布魯斯聯繫在一起的。「獵鷹就在我們房子的客廳裏排練,」麥可在他的自傳《月球漫步》裏寫道,「所以我是隨著節奏布魯斯被養大的。」 「我的母親則給我們唱鄉村歌曲,」他在1981年告訴一個記者說,「但卻是節奏布魯斯令我興奮起來。正是這種音樂讓我的引擎開動起來,讓我的心裏充滿了喜悅,只想歌唱。」

觸動他最深、對他最有影響的,是他的哥哥傑基。在麥可意識到自己的演唱天才之前,傑基是家裏的領唱歌手,也是小麥可崇拜的對象。雖然在麥可最終的光芒面前相形見絀並被人低估,但傑基.傑克森的確是一個傑出的靈魂歌手。

克森家的孩子們,在父親的帶領下,開始奔走於加里市、芝加哥市甚至紐約市哈姆雷區的阿波羅劇院演出。這個得天獨厚的條件也讓他們有更多的機會窺看到其他黑人巨星的表演現場和後臺,學習能力驚人的麥可無疑受益最大。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