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諾伯爾國王召集眾臣民
春天降臨辛克森,大地覆上綠色的外衣。動物之王諾伯爾獅子,決定召集眾臣民。森林裡的大小動物,除了因為作惡多端而不敢現身的狐狸列那以外,均出席這次聚會。

所有的動物,除了獾以外,對紅鬍子的惡狐列那都是怨聲連連。

首先發言的是狼伊森格倫。
「國王陛下,」他說:「請您聽聽看,列那做了什麼好事!他強暴我老婆,然後又作弄了我兒子。我兩個兒子眼睛都被弄瞎了。他實在太過份,原本法庭準備審判他,但列那說他會設法證明自己的清白。結果他做了什麼呢?他逃回了他的安樂窩,然後從此不見蹤影。在這裡的所有大人們都完全明瞭列那帶給我多大的痛苦。即使人們已經在根特將他的罪行寫在了羊皮紙上,但仍然寫不盡我對他的控訴,他帶給我妻兒的傷害絕不容饒恕。」

伊森格倫坐了下來,接著小狗科托走到國王面前。「列那是個惡棍,也是個小偷。」他說:「有一年冬天天氣特別糟,我只剩下一根香腸可吃,這個列那還把它叼走,無恥的小偷!」

貓提伯特跳了出來,他氣壞了。「香腸的故事已經不新鮮了。」他說:「科托沒講出來的是,被叼走的是我的香腸,是我有天夜裡從睡著的磨坊主人那裡偷來的,科托將它從我這裡奪去。科托自己才是小偷!」

這時海狸潘瑟開口了:「你不會想為一個從小偷那裡偷東西的小偷辯護吧,提伯特?」
「我只不過講出事實。」提伯特說。

「人人都曉得列那是一個大壞蛋。」潘瑟說:「他可以為了一隻雞出賣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包括國王。昨天他還矇騙了兔子庫瓦特。」
「庫瓦特!」國王說:「你那模樣,可真狼狽!」

「他騙庫瓦特,說要教他唱聖歌,」潘瑟說:「好讓他當上牧師。」
「然後呢?」國王問。

「列那把他緊緊地夾在兩腿之間,並開始高聲唱歌。恰巧我從旁邊經過,發現那狐狸演唱的禱文短得離譜。突然間,他停止唱歌並緊緊捏住庫瓦特的脖子。如果不是我出手相救,庫瓦特老早就進了列那的五臟廟。」

所有的動物們開始抱怨,諾伯爾國王不安地在王座上來回移動。

「只要王國還在,國王就應享有安寧。」潘瑟說。「是這樣沒錯吧?」
「沒錯。」國王說。

「陛下,」潘瑟說:「所以說,列那已經破壞了您的安寧。如果您繼續坐視不管,您及您的孩子們就還要受苦很多年。」
「潘瑟,你說得沒有錯。」伊森格倫說:「如果我們不把列那吊死,我們的災難就不會停止!」

這時,獾何林貝特站了起來,他是列那兄弟的兒子,他原本一直沉默不語。「伊森格倫先生,」他說:「俗語說敵人不說對方好話。請別誤會,壞人是該被吊死沒錯,但是如果你願意和我叔叔和解,我很樂意居中協調。這也是列那叔叔想要的。我叔叔不在這裡,無法為自己辯解,當然也無法控訴你用銳利牙齒咬他多少次了。」

「是列那教你這樣說謊的嗎?」伊森格倫生氣地問。
「說謊?」何林貝特問:「你自己,又欺騙了我叔叔幾百次呢,伊森格倫先生。你該不會忘了鰈魚事件吧?」「鰈魚?」伊森格倫說:「我可不知道有什麼鰈魚的事情。」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