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4),客服電話調整8:00-17: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斯坦,我來了。當時宛如魔幻一般,竟然再度遇見你,而且偏偏是在那裡!就連你自己也茫然不知所措,慌張得差點一跤絆倒。但那可不是什麼「意外相逢」。有某種力量發揮了作用。你曉得嗎?有某種力量!

我倆為自己爭取到四個鐘頭的時間。不過「爭取到」又能意味著什麼呢?而且事後尼爾斯.佩特可就不怎麼高興了,一直要等到我和他駕車經過弗爾德的時候,他才終於開口講出幾個字。

那天,我和你只是在山谷中向上攀爬,過了半個小時之後,又重新站在小樺樹林前面……

整段路途中,我和你都沒有說什麼。我的意思是,不曾針對那件事情進行交談。其他的話題我們固然都討論到了,但就是沒能提到那件事。當時的狀況與以前完全一樣,我們倆還是完全無法一起坦然面對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我們兩人便這麼從根爛起,或許原因不在於你是你,也不在於我是我,而是因為我們兩個人湊成一對的緣故。

當年那件事發生後,我倆甚至沒有辦法彼此互道晚安。我仍然記得,最後一個夜晚我就睡在沙發上。此外我還記得你坐在另外一個房間吸菸時所傳來的氣味。我覺得自己更可直直穿透牆壁和緊閉的房門,看見你低垂的頭部。而你只是弓著身子坐在書桌前面吞雲吞霧。第二天我就搬了出去,此後我們再也沒有見過面,為時長達三十多年之久。那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如今我倆卻驀然從睡美人般的長年沉睡中甦醒過來,彷彿被同一個神奇的信號所喚醒!於是我們完全不約而同,再度長途跋涉前往那裡住宿。更何況是在同一天,斯坦,在一個新的世紀,在一個全新的世界。結果過了三十幾個年頭之後,我們突然互相說「嗨」!

現在可別告訴我,那只不過是巧合而已。千萬別認為,其中並無外力在導引我們!

現在我家人正呼喚我過去。此刻正是七月的傍晚,而且可別忘了,在此地海濱過的完全是放暑假一般的生活。他們想必已經把鱒魚放上了烤肉架,而尼爾斯.佩特正好幫我端了一杯利口酒過來。他給我十分鐘的時間來完成這封郵件,而我確實還需要這十分鐘,因為我有重要的事情想拜託你。

我們是否可以彼此鄭重承諾,同意在閱讀完畢之後將互傳的郵件一概刪除?我的意思是,毫不拖泥帶水地立刻刪除,而且我們當然也不可以用印表機把郵件印出來。

在我眼中,這種新的聯繫方法就是奔流於兩個心靈之間的思緒脈動,而非將會一直在我們之間持續下去的書信往來。這種做法的好處是,我們撰寫郵件的時候可以暢所欲言。

更何況我們都已經另行嫁娶,並且分別有了自己的小孩。我可不打算把我們的信函全部都留在電腦裡面。
 
我一直無法忘記在萊康厄爾閃起的藍色燈光,而且縱使到了今天,我仍然會因為背後出現的警車而陷入歇斯底里。幾年前的某個日子,有一名穿制服的警員按下了我家門鈴。他絕對已經看出我有多麼驚慌失措,但他其實只不過是想打聽附近的一個地址而已。

你一定覺得是我自己在那邊杞人憂天。因為不管怎麼樣,任何刑事犯罪的法律追訴時效現在都早已過期。

可是罪惡感永遠不會過期……。

所以請答應我,你會把所有的郵件都刪除掉!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