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曾國藩 卷二 強圍

曾國藩 卷二 強圍

  • 作者:唐浩明
  • 出版日期:2011/01/28
內容連載 頁數 1/5
三 薛濤巷的妓女蠶兒真心愛上造反的長毛頭領
五天後,從中路進軍的塔、羅七千人馬一路順利地來到武昌城下。從水路進軍的楊載福、李孟群一萬水師,在城陵磯遭到曾天養的阻擊,陳輝龍、褚汝航被打死。楊載福收拾部隊,乘曾天養得勝放鬆警惕的空隙,夜襲太平軍,殺了曾天養。水師突破洞庭湖,此後,便順流東下,沒有遇到大的阻力。東路胡林翼、李元度率領的三千人馬,軍行迅速,駐紮崇陽、通城一帶的太平軍沒有料到這一著,幾仗下來吃了虧,便丟下城池糧草,向武昌靠攏。胡林翼一路戰果最大:收復通城、崇陽兩城,得糧食二十萬石,馬草無數,先行向朝廷報捷。十天後,這三支隊伍便會師武昌城下。水師在北,中路在南,東路在東,對武昌城形成一個三路包圍的局面。湘勇和太平軍展開激烈的爭鬥,雙方互有勝負。由於從崇、通兩城繳獲了大批糧草,湘勇軍心穩定,而太平軍在得到這個消息後,內部出現恐慌。

幾天後,曾國藩派彭毓橘潛入武昌城。經過幾番周折,這天深夜,彭毓橘突然出現在彭玉麟等人的住房——巡撫衙門旁邊建築考究的劉家宅院裡。彭玉麟見到彭毓橘,又驚又喜,二人互通了情況。彭毓橘說:「湘勇老營就設在洪山腳下,曾大人急切想了解城裡的情況。」

彭玉麟說:「石逆等人雖然對我們很熱情,但我們無法打入他的內層,機密尚並不知。」
彭毓橘說:「曾大人希望你們像孫猴子那樣,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裡去,等待時機,先搗毀他們的巢穴,然後奪取兩道城門,裡應外合,拿下武昌。」

彭玉麟等人和彭毓橘商量大半夜,約定每隔三天彭毓橘來一次,交換城裡城外的情況,遇有特殊事情,則隨時通報。

過兩天,康福對彭玉麟說:「我這幾天到城裡各處逛了逛,見司門口貼了一張取締妓女的告示。正看著,人群中一個四、五十歲的婦人,唾了一口痰在告示上,邊走邊罵:『該死的長毛,斷了老娘的生意。』」

「那一定是個開妓院的鴇母。」鮑超插話。他對這些事最有興趣。
「被你說對了,確是個鴇母。」康福看了鮑超一眼,繼續對彭玉麟說:「我跟在她的後面,看她進了一條巷子。巷子口釘著一塊木牌,上寫『薛濤巷』三字。」

「這就是鴇母的住處了。」彭玉麟說。
「為什麼薛濤巷就是妓院呢?」鮑超奇怪地問。
「這你就不懂了,打完仗後跟我讀幾年書吧!」康福笑著說。
鮑超不服氣地說:「這要讀啥子書。我想你們以前一定都在武昌城裡嫖過妓女,所以記得這條巷子名,這會兒倒又來耍弄我。」
「放屁!」康福不再理睬鮑超,對彭玉麟說,「我想找個妓女送一個人。」

「送給誰?」彭玉麟好奇地問。
「長毛頭領石祥禎不過二十多歲,這樣一條猛虎般強壯的漢子,身邊沒有一個女子,他如何打熬得過。」
鮑超又笑著插話了:「康福巴結石逆可算到家了,我也是條猛虎般的漢子,怎麼沒想到送個妓女給我呢?」
「送給你有什麼用?我這是范蠡送西施之計。」

彭玉麟說:「這種美人計歷代都有,但我向來鄙視,實非正人君子之所為。」
鮑超對此大不以為然,說:「雪琴大哥,像你這樣迂腐,還辦什麼大事!管他卑鄙不卑鄙,只要對我們有好處就幹。我看此計要得,但要那野雞死心塌地為我們做事才好,若是他們一夜夫妻百日恩,把我們賣了,到頭來是偷雞不著蝕把米,逗人笑話。」

康福說:「鮑大哥說了半天話,只有這兩句才是正經的。不過你放心,鴇母和妓女愛的是錢,送她們千把兩銀子,再告訴大兵壓境的厲害,諒她不會賣我們。」

彭玉麟說:「為了打武昌,就違心行一次美人計吧!聽說長毛紀律很嚴,男女不能混雜,除開僞天王和東、北、翼諸僞王可以妻妾成群外,就是夫妻都不能同房,違者殺頭。石逆怎麼可以公開娶一個女子呢?此事還要從長計議。」

康福低頭沉思片刻,想出一個主意來。

第二天傍晚,彭玉麟來到西征軍總部,對石祥禎說:「石將軍,彭某今日備薄酒一杯,請將軍賞光。」

石祥禎問:「今天是什麼日子,你請我的客?」
「今日是在下賤誕,借將軍虎威增色。」
「好,我向足下恭賀。」石祥禎爽朗地笑著說。
說著便和彭玉麟出了大門,來到劉家宅院。

這裡已備下一桌豐盛的酒席,康福、鮑超穿戴一新。康福見只有石祥禎一人來,便不戴眼鏡。四人敘禮畢,坐下飲酒。大家談談笑笑,十分歡悅。過一會兒,彭玉麟喊道:「蠶兒,出來給石將軍斟酒。」

話音剛落,從裡屋走出一個人來。石祥禎見來人雖是男子打扮,但極為纖小,走起路來,裊裊婷婷,腰肢擺弄,就像一個女人。再看那人臉上,細眉秀目,嘴如櫻桃,愈看愈不對勁。蠶兒見石祥禎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便徑直朝他走來,嫣然一笑,兩隻眼睛水波粼粼地望著石祥禎,似乎含著千種柔情、萬般蜜意,把個石祥禎弄得心猿意馬。斟完酒後,彭玉麟說:「蠶兒,給石將軍唱個曲子吧!」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