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大逃港

大逃港

  • 作者:陳秉安
  • 出版日期:2011/03/14
內容連載 頁數 6/7

……
到底怎麼對待華山上的三萬人?議案一次又一次擺到港督的會議桌上。
因為不得不下決心對這三萬隻「羔羊」下手抓捕,有港報形容:港督在公眾場合也痛苦地「擦了眼睛」。

決策最終還是在爭吵中作出:「依據香港法律,所有越境難民,只可視為偷渡處理,不予接納。」
「立即全部抓捕,迅速遣送回大陸,以避免事態擴大。」面對悲慘的越境者,法理也更加顯得無情、冷酷!

很快,數千名軍警被迅速調到華山,開始大規模的驅趕和抓捕。由於集結的越境者太多,軍警只能先驅趕,驅散了再抓捕。
一家雜誌這樣形容香港警方的行動:「你看過牧羊人抓羊嗎?羊兒太多,太密。所以讓牧羊犬把羊群衝散,牧人再挑中意的羊下手,拖到屠宰場去。」
羊兒被衝散了,母親在喚著孩子、老人在叫著孫兒、兒童在哭喊父母……華山痛了,像被塞進了一架絞肉機。

親人像羊群一樣被驅趕,這對香港市民來說,是何等地痛苦!
消息傳來,工人放下鐵鉗,老闆關掉店門,菜農扔掉籮筐……他們要去華山,去救自己的親人!據統計,自1962年的5月15日開始,前後共有十幾萬人次的香港市民,帶著食品、飲水趕到了華山,與港英政府的強行遣返政策「對抗」!

在這場明地裡的或暗地裡的對抗中,市民用各種方法將華山上的越境者保護起來。接走、匿藏家中或市區者不計其數。
據事後估計,華山上的越境者,大約有五成以上,在市民們的幫助下,最後得以進入市區。當然,這與許多警察有意的「抓捕不力」不無關係。

抓捕行動開始後,媒體又做了連續報導。5月17日的《星島日報》刊載新聞《華山被包圍 送糧人不斷》:
「本港親友及見義勇為市民,紛紛自購麵包糧食,到上述地點尋找難民。山頭上,呼兒喚母,一片混亂。」

5月21日《星島日報》上的《弱女散失際 夫妻聚首時》,牽動了所有香港人的心:
「本報專訊。這是中英邊境上一件人間悲劇。一個在香港居住的居民,尋找他的妻子兒女,會見了他的妻子及兒子,卻失去了女兒。

「前往尋找妻子及兒女的香港居民葉若英,在本月上旬接到了家書,知道他的妻子李一善、兒子葉慶賢、女兒葉慶英(12歲)已到達邊境。葉若英數日來在華山一帶尋找,高呼妻子姓名,昨日終於在平泰山頭會見了他的妻兒,但女兒葉慶英在兩日前在紛混的逃亡行列中失蹤了。夫妻抱頭痛哭。」

然而,像葉若英一家的慘劇,在華山上還發生了多少?

此刻的華山,「淚飛傾盆,天地為之悲泣!」
一位記者寫道:「因為哭喚的人實在太多,山樑的地面都打濕了。」
現場的上千名警察,也不能不為悲慘的場面感動。有些因此而不聽從命令,寧願站著,就是不下手抓人。

試想,誰又忍心下手抓捕正在痛哭擁抱中的親人呢?
香港警察們同逃難者在一起流著眼淚,舉不起警棍。

指揮官看看無法調動執行,只好命令暫停對難民的抓捕,回過頭來把重點放在阻止香港市民上山。命令警察手拉手結成圓圈,不讓越來越密集的香港市民進入山中。

於是,在華山的山頭上,又出現了另一幕奇特的景象:人群被警察隔開,內圈的越境者呼喚著「媽媽—」、「哥哥—」……外圈的市民呼喚著「女兒—」、「妹妹—」……

相隔數米,不能接近。成千上萬的人同時悲哭,一幅人間慘景!一幕人間悲劇!
但是上命難違,訓詞切峻。兩小時後,在「不行動者作抗命論」的指令下,幾千名警察終於開始執行命令,強行把一個個緊緊抱在一起的親人拖開。
一聲聲呼號、哭泣再次撕裂華山……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