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大逃港

大逃港

  • 作者:陳秉安
  • 出版日期:2011/03/14
內容連載 頁數 7/7

一批批的越境者被推上—不是,應該說是被強行拖上汽車。其時,上百輛汽車正排成長龍在山下的路邊等候。
「哥—」
「媽媽—」
「細仔—」
看見親人上車,圈外香港市民的隊伍中又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痛哭聲、叫喊聲。成千上萬的人又尾隨著汽車的煙塵,形成一條條長龍,追向邊境的集中營—

按照當時香港政府的決定,偷渡者在送入集中營後,給予兩餐豐盛的免費餐,然後等第二天天亮,派車由羅湖橋送返大陸。
夜晚,在集中營的外面,公路上、山邊上,密密麻麻,到處坐著翹首以盼的香港市民,收容營內關著的是他們的親人、同鄉、朋友……他們苦苦地守在營外。據報載:「滯留(在營外)的市民不下三四千眾。」「他們當晚就在露天臥睡。」


夜晚,星星依舊閃爍,樹葉依舊沙沙,牆外人望牆內人,牆內人望牆外人,繁華喧鬧的香港今夜真的失眠了。
市內,不少歌舞廳等娛樂場所都自動熄燈閉門。對華山的事情表示同情。幾乎所有的香港家庭都放棄了手中的事,坐在收音機、電視機旁,關心著難民營中那些可憐人兒的命運。

一向理性、現實的香港,正被一種強烈的人道和良知所震撼!
或許今天香港的年輕一代知道「華山望親」的人寥寥無幾,但對當時的人們來講,這是侵入骨髓的記憶。

二、萬名市民以身阻車隊萬人截警車
本來分列道路兩旁的人牆中,突然有人跳到了馬路當中,躺在地上,擋住了汽車。接著,一個、二個、十個、百個—成百的人擋在了路中央。

天,終於亮了。
打開收容營的大門,當遣返偷渡者的車隊長龍開出時,警方驚呆了:
一片排山倒海般的呼喊聲向車隊壓來。

綿延數公里的路上,集結的不是四五千,而是上萬市民。他們中有不少是趁著微明,從市內驅車趕來送親人的。
他們大多手裡還拿著準備送給親人的餅乾、麵包、糧袋。
當汽車駛出營門,人們不約而同地呼喊著親人的名字。

上萬人的呼爹叫兒,是個甚麼情景?也許比杜甫筆下咸陽橋「哭聲直上乾雲霄」的場面更浩大,更悲慘吧。
香港新界一帶的山林、大地都在震動!

「你們要走了,你們又要去受苦了!」
有人在車中找到了自己的親人。於是,把手中的糧食紛紛向車上拋去—要是被送回去,就把這點糧食也帶去吧,帶到惠陽,帶到東莞,帶到潮汕……給白髮的親娘、給病中的老爹,給那個一把米就能救活一條生命的村莊!

霎時,公路兩旁糧袋齊飛、淚雨傾盆。

慢慢走啊,好心的司機你慢慢開啊,讓我們再看親人一眼!車上的司機似乎理解親人的心腸,他們真的把車子開得很慢。於是,車隊就像是一條懶蛇,一寸一寸地向前移動……

但是,司機的心腸再好,車開得再慢,法律在催促、理性在催促,還是要一寸一寸地把親人帶離香港。
就在車隊緩緩前行時,又一個令香港警方目瞪口呆的感人場面出現了。

本來分列道路兩旁的人牆中,突然有人衝到了馬路當中,躺在地上,擋住了汽車。接著,一個、二個、十個、百個—成百的人擋在了路中央。
幾十輛汽車,像一條癱軟了的長蛇,停了下來。

「跳車—」
「跳啊—」
人牆裡有人發出一陣陣呼喊。
車上的越境者好像突然明白了,紛紛從車上往下跳。

人群中暴發出一片歡呼之聲。場面亂了。
過了一會,被驚呆的警方突然明白,如果這樣下去,場面將失去控制,遣返不可能完成,必須施行強硬措施!

於是,隨著哨令,大批武裝的軍警防暴隊被調來,強行把躺在地下的人們拉起,驅趕人群。
長長的車隊,在淚水和慘痛的哭喊聲中,又強行穿過人牆,向深圳河北岸緩緩駛去了……

逃港者上車走了,香港警方鬆了一口氣。
然而,石湖墟收容營地上的淚水還未乾,在市區、在邊境的叢林中,在深圳河邊樹蔭籠罩的小村莊裡,一個個越境者的慘痛的故事,還在上演著……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