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2/10 (二) 客服中心18:00pm後進行系統維護,電話客服將暫停服務。詳情

  •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一部分
導論


這是些刻寫在龜甲和牛骨上的符號,刻鑄在青銅禮器和器皿腹壁上的符號 。於這些占卜或實用的符號,首先顯示為一些輪廓、標誌、凝結的姿態、視覺化的韻律節奏。每個符號,由於獨立於語音且無形態變化,形成自在的統一體,從而保全始終獨立自主的機運,並由此保全延續的機運。因此,從其起源時起,這種文字便拒絕充當口語的單純支柱;它的發展,是為確保自主性以及組合自由而進行的一場漫長的鬥爭。從起源時起,便顯示出在所表示的語音與趨於形體運動的生動形象之間、在線性要求與向空間逃逸的欲望之間的矛盾與辯證關係。是否有必要談論中國人為維持這一「矛盾」所面臨的「無理挑戰」——而這竟然延續了將近四千年?無論如何,這涉及一場最為驚心動魄的歷險;可以說,透過他們的文字,中國人接受打賭,一場奇特的打賭,詩人是其重要受益者。

實際上,幸虧有了這種文字,一首來自三千多年前的綿延不絕的歌,留傳給我們 。這首歌,在開始時,曾與降神的舞蹈和按照季節更替而調節的田間勞動密切相連,隨後則經歷了很多演變。存在於這些演變源頭的一個決定性因素恰恰是這種文字本身,它孕育出這一具有深刻的獨創性詩歌語言。整個唐代詩歌是一首寫下的歌,正像它是唱出的文字。經由符號,順應著初始的韻律節奏,一種話語迸發而出,並從四面八方溢出其表意行為。首先,讓我們來勾勒這些符號的真實面目,也即中國表意文字的所以然、它們的特性、它們與其他表意實踐的關係(這篇「導論」的意圖所在),而這已是在突出中國詩歌的某些本質特徵了。

在談到中國文字時,人們習慣於提到它的形象化特徵。不瞭解這種文字的人會很自然地把它想像為一些雜陳的「小型圖畫」。的確,在我們所知道的這種文字的最古老的形態中,可以找出為數不少的圖畫文字,比如日(後來定型為日),月(定型為月),人(定型為人);但是在這些圖畫文字的旁邊,還有一些更為抽象的文字,它們已經可以被稱作表意文字,例如王(連接天地人者),中(被一道線從中間貫穿的空間)以及反(定型為「反」:劃出返回自身的動作的手)。從數目有限的獨體字出發,人們後來造出了合體字:這些合體字構成了現今使用的中國表意文字的主體。人們透過合併兩個獨體字而獲得一個合體字;比如,「明」字由「日」和「月」兩字構成。但合體字的最為普遍的情形屬於「形旁+聲旁」(形聲字)一類,也即由一個獨體字生成的形旁(亦稱部首,因為形旁也用來指示一個字所歸屬的門類;所有漢字被分為214門類,也即分屬214部:水部,木部,人部等)加上另一部分構成——它也由一個獨體字生成,它用來充當聲符;它透過自身的讀音提供全字的讀音(換言之,作為聲符的獨體字,和它參與構成的合體字擁有同樣的讀音)。以「伴」字為例,它是一個合體字:它由一個形旁,人字旁「亻」,和另一個獨體字「半」字構成,「半」字的讀音是ban,它表明合體字「伴」字的讀音也是ban。(當然,這造成了許多同音字,我們將在後面闡明其意蘊。)需要指出的是,對這個只起聲符作用的獨體字的選擇,並不總是毫無緣由的。在我們剛剛舉過的例子中,獨體字「半」的意思是「一半」,與人字旁「亻」結合在一起,它喚起「另一半」或「分享的人」的意念,並協助強調合體字「伴」的確切含義:伴侶。這個例子使我們觀察到一個重要現象:如果說那些「含義自明」的獨體字,以其動作性和標誌性特徵而引人注目,在此,甚至當涉及純粹的語音因素時,人們仍然巧妙地設法使之與一種含義發生聯繫。在一種符號系統的所有層次——這種符號系統建立在與真實世界密切關係的基礎上,取消無緣由的做法和任意性,從而在符號與世界,並由此在人與宇宙之間沒有中斷,這似乎是中國人自始至終努力走向的目標。這一觀察結果,使我們得以更加深入地展開對表意文字之特性的思考。

表意文字由筆劃構成。這些筆劃的數目雖然非常有限,卻提供了極為多樣化的組合;全部表意文字顯示為由一些非常簡單的、但本身已有含義的筆劃出發而進行的組合(或轉化)。在下列六個表意文字中(除了最後一個,全都是獨體字),第一個由一畫,最後一個由七畫構成 :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