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11張撲克牌

11張撲克牌

內容連載 頁數 1/2
第三回 預言電報
「我實在很想整整那傢伙。」和久A不甘心地說:「我想讓他驚叫:這真是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議了!我投降了,甘拜下風!」
「我想還是別了吧,魔術並不是為了整人還是教人甘拜下風而存在的。」松尾一副老人家的口氣回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那傢伙一天到晚說魔術是騙人的、是假的,一副瞧不起魔術的態度,更惡劣的是,他還一一拆穿我的魔術手法耶!而且他下將棋 的功力也比我高明,我真是、真是不甘心到極點啊……」

「俗話說神佛難度無緣人啊。很多人就算看到羅丹的雕刻,也只是覺得:哎唷,怎麼有個男的脫光光在想事情。不是嗎?……不過你這麼一講,我倒是有點想見見你說的那個人呢。」

「好啊好啊!不如就約這個星期六吧!不管手段再怎麼卑鄙也無妨,請務必幫我讓他大呼吃驚,無論花多少錢我都願意買單。」
「唔,我不曉得辦不辦得到,不過知己知彼總是好的,先告訴我『那傢伙』的家庭背景等資料吧。」
如此這般,我們在時節尚冷的三月上旬,闖入了那傢伙──和久A的叔叔戶倉氏的府上。

戶倉家位在近郊一處靜謐的住宅區,這天戶倉夫人和他們夫婦的獨生子一道去看橄欖球比賽,只有戶倉氏在家。我們來到了門口,一位叫小咪的可愛女傭領著我們四人──和久A、其妻美智子、松尾和我──進屋去。

戶倉氏一頭白髮,給人感覺頗溫文,但交談之後,感覺得出他的個性似乎十分剛烈。我們打著「挑戰將棋」的名目前來拜訪,而且和久事前似乎誇大地對戶倉氏吹噓我的將棋功力。正式上場,戶倉氏端坐與我們對奕,然而我、和久和松尾三人很快便被打得落花流水,到後來戶倉氏甚至讓了兩子,我們還三人聯手一起進攻,依舊贏不了他。

下棋之間,松尾偶爾不著痕跡地偷看手表,似乎在等待什麼。
「美智子,看樣子這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嘛。」戶倉氏一臉狐疑地看向美智子。
美智子咯咯笑道:「叔叔,其實這位松尾先生厲害的是撲克牌方面哦,要是玩起撲克牌,他甚至看得出叔叔您和哪一張牌有緣呢。」

戶倉氏不懷好意地一笑:「哼哼,不出我所料,我就覺得奇怪嘛。你們來訪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下將棋,各位是和久一起鑽研魔術的同好,對吧?」
「我們並沒有要刻意隱瞞的意思。」松尾爽快地承認了,「誠如您所說,是因為和久拜託我們變出讓您大呼吃驚的魔術,我們才登門造訪的。」

戶倉氏哈哈大笑,「任何魔術都有機關,全是人想出來的手法,只要靜心去看,自然看得出來。美女能夠浮在半空中,是因為有著觀眾所看不到的支撐在;帽子裡拿得出鴿子,當然是因為帽底有暗層。我雖然不曾親手拿起魔術道具研究過,但實際上應該正如我所想的,全都有機關啦。好吧,你要表演什麼魔術給我看?」

「我準備的不是多了不起的表演,不過,今天在前來府上的途中,我先去郵局拍了封電報給戶倉先生您。我在電報中寫下了一張紙牌的名稱,那封電報應該快寄到了吧,而在電報抵達之前,您將會從我的撲克牌當中,選出那封電報上所寫的紙牌。」

「哈哈,這是所謂『預言』心理魔術吧?先前A曾經在我面前表演過類似的魔術,他想讓我抽出他預期的紙牌,結果攤開牌子的手勢怪裡怪氣的,我就偏要作怪,故意抽了最上面的牌子,結果A試圖要把我抽的牌子掉包成他預期的那張,急得滿身大汗呢。」

此時小咪送來茶點,美智子稱讚起這款紅茶少見的香味,戶倉氏便自豪地告訴美智子這款紅茶的名稱,嘴裡唸出一長串英文。

「小咪,妳沒事的話也一起來看魔術吧,戶倉叔叔就要被惡整嘍。」
「好呀,好像很有趣呢。」
接著,松尾從口袋取出一副紙牌,牌面朝上,在桌上攤成緞帶狀 ,「請從這裡面任意抽出一張您中意的牌。」

戶倉氏瞄了松尾一眼,「哦?這比A的表演方式要光明正大多了,不過,可以讓我檢查一下牌子嗎?以前A曾用過一種手法,事先把不想讓我抽到的牌子都拿掉了。」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