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為提升服務品質,6/23(三)凌晨01:30~03:30進行停站升級維護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暑期閱讀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百年遞嬗
舊大陸的新影像

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家地理學會大廈,十幾位攝影師正擠在八樓的一個房間裡。員工大多已經下班,只剩下留守的警衛、幾個趕截稿的人,還有這群各自帶了片盤來的攝影師。大夥兒聚集在一間沒有窗戶的放映室裡,利用這次難得的聚會,安然享受一場他們特有的娛樂。這是一場「幻燈片派對」,每個人帶一盤自己的 35mm 幻燈片,喜歡的話也可以帶瓶酒。有人打開了幻燈機,關掉天花板上的燈,於是大家就著幻燈機燈泡的微弱光線,開始了一場交流的儀式。他們正在展示各自拍到的照片,不是給讀者、也不是給編輯,而是彼此觀賞。

攝影師出一趟任務,可以帶回來 600 到 800 卷底片,大約2萬到3萬格影像,視任務的性質而定;不過當然不會 2 萬格拍的都是不同的主體。攝影師會預先考慮編輯流程,把這些照片篩選到剩下一個片盤的數量,也就是大約 80 張。許多攝影師說,他們努力拍照就是為了這一盤照片。日後圖片編輯會再從中選出 30 張來刊登;而他們就是一心要拍出這麼一組盡善盡美的影像,好讓圖片編輯不知從何選起。

才從剛果的恩多其地區回來的麥可‧尼可斯(Michael Nichols),放映的是第一次見到人類的大象和黑猩猩的影像。他一張張切換幻燈片,一邊回答關於他那些精密卻棘手的遙控相機的問題。喬治‧史坦梅茲( George Steinmetz )拍的是印尼新幾內亞一個部落的人民。他說當地男子會配戴用貝殼雕成的鼻飾,而這個鼻飾往上指或往下指,代表這個人的心境;很多女子只有半截手指頭,她們在童年時若有親人過世,指頭就要被剁掉。大衛‧亞倫‧哈維( David Alan Harvey )拍的是墨西哥瓦哈卡的居民。他心目中的上乘攝影,是可以讓美國人看到照片中的瓦哈卡人時,感覺到的親切多於陌生。茱蒂‧科布(Jodi Cobb)帶來的作品則是臉塗得很白、形如鬼魅的日本藝伎,每一幅都是充滿了優雅與溫情的親切影像。正在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有關詩人惠特曼的報導的瑪麗亞‧史丹佐(Maria Stenzel),帶來的幻燈片只有一張,上面是個年輕人坐在海灘上,正仰頭凝視夏日藍天中一架飛機拖著的一幅空中廣告布條,布條上是個赤裸著胸膛的男子。史丹佐在長島的蒙托克附近捕捉到這未經安排、純屬意外的一刻,令人聯想到惠特曼的氣質;蒙托克正是惠特曼常去的地方。「健壯、精力旺盛、深情的青春啊——」惠特曼寫道:「充滿美感、力量、魅力的青春⋯⋯。」史丹佐以單一幅影像,就找到了一處熠熠生輝的地點、一行詩句,以及她想要令人聯想到這位詩人的那種象徵氣氛。

齊集在這場幻燈片派對上的攝影師,正在分享他們不論於公於私,對攝影所懷抱的那份熱愛。每一位對完美性都有自己的觀點,也都在追隨一種跨世代的傳統。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