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車諾比核災的真相

車諾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是已經證實一個高中生就有辦法設計出一枚核彈嗎?核廢料的真正危險有多高?我們真的必須儲存廢料好幾萬年嗎?恐怖分子集團或「流氓國家」要有哪些條件,才能發展出核子裝置?

一九八六年,烏克蘭車諾比城附近的一座核能電廠爆發一起極重大事故。反應爐深處的連鎖反應失控,釋出巨大能量,反應器爐心爆炸。那是次小規模爆炸;核能反應爐不可能像原子彈那樣爆炸,理由我們後面再來討論。不論如何,爆炸規模已經足夠損壞反應爐,還引燃一場嚴重火警。龐大數量的放射能釋入大氣,說不定佔了爐中放射性總量的三成或更多。撲滅那場烈燄的消防隊員,有幾十人死於輻射病症。

這是一九八○年代最重大新聞報導之一;當時已經成年的人,全都記得那起事件。那座發電廠的放射性,隨風飄往人煙稠密地帶。甚至還有部分飄到美國。

接著我會分從多方面詳細探討這起事故,因為想要影響政策的人士,經常會提到這件事情。這種事情很容易誇大其詞或避重就輕,所以了解真相會很有幫助。

那起事故造成的損害,多半出現在事發頭幾個星期。每顆原子核只能爆炸一次,所以放射性會耗光。十五分鐘過後,放射性已經下降到原始數值的四分之一;一天之後,降到十五分之一;過了三個月,只剩不到百分之一。【注8】不過仍有些殘留下來,連今天都有。大半輻射名符其實如過眼雲煙飄散,只有靠近地表的輻射,才影響到災區居民。要想估計照射人類的總輻射量相當困難。據信反應爐附近的三萬人,每人平均接受劑量約為四十五侖目,和廣島生還者接受的平均劑量雷同。請注意,這個平均水平很低,不足以誘發輻射病,不過輻射暴露民眾的額外致癌機遇為45/2500=1.8%。除了自然因素誘發常態癌症致死的六千人之外,那種風險造成的癌症死亡人數,應該達到五百名左右。政府決定疏散,凡是民眾終身接受劑量達到三十五侖目或更高的地區,全部都要徹空。那片地區的放射性逐漸消散,時至今日(二○○八年)大半已經降到遠低於每年一侖目。所以,原則上民眾已經可以搬回去了。

這就構成一道棘手問題,而這也正是當總統的人,有可能必須應付的那種難題:當初疏散車諾比區的措施明智嗎?思索這道問題之前,先設想你並不是未來的美國總統,而是個車諾比居民,而且事故才剛發生。想像除非你離開,否則就要遭受四十五侖目的輻射劑量照射。前面我已經說明,那個劑量會把你的致癌風險從20%提高到21.8%。倘若你有選擇餘地,你願不願意放棄住家,以免風險這樣提高?有些人會說願意,而且就算沒有奉命疏散,他們也會撤離。另有些人則會留下來。按照他們的判斷,額外風險很輕微,放棄住家損失卻相當慘重。

假使你是總統,強迫民眾撤離會不會讓你覺得不對勁,或者你會不會讓他們自行決定?風險似乎很小,不過以一群三萬民眾,這多出的1.8%就會釀出五百起過量癌症病例。這道難題我不回答,因為我沒有答案。這不是物理學問題。物理學能陳述不同選項帶來的後果,明智領袖卻必須下達艱難的決定。民眾面對風險認為值得一搏,你卻強迫他們退避,這樣對嗎?你有辦法挽救五百個人,卻放手看他們喪命,這樣對嗎?你該怎樣排解這類衝突議題?

倘若你把世界遠方遭受小劑量輻射影響的地區也納入計算,預期死亡人數就會明顯更多。若有兩萬五千人分別接受0.1侖目,合計依然要多出一個罹癌死者,況且數字還遠不止於此。圖8.2的地圖顯示早期一項針對歐洲各地民眾接受劑量所作評估。

請注意,最深色地帶是居民暴露劑量達到一侖目或更高的範圍。車諾比事故的預期過量癌症病例總數是多少?要計算這個數值,我們必須取得高低劑量區的居民人數,然後把這所有人的暴露侖目值累加起來。我們(依線性效應)假定,每兩千五百侖目就會出現一起癌症。由於這個數值深受國際社會重視,如今業已投入大量心力來測定輻射分佈情況。二○○六年,國際原子能總署(和聯合國協同)提出總劑量最佳估計值:約一千萬侖目。這就意味著,車諾比事故致癌死亡總數應為一千萬除以兩千五百,計算得過量癌症死者總計四千人。誠如我前面所說,這比預期鄰近地區死亡五百人要多出許多。

圖8.2. 歐洲受車諾比災變波及地區的輻射水平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