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婦救星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游牧工作者的特質:年輕、熱愛改變、精力充沛且遊走各地
Y世代出生於一九八三年之後──他們是那些二十二到二十七歲,正要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人。有些人把他們貼上「回聲潮世代」(Echo Boomers)、「數位世代」(Digital Generation)或「千禧世代」(Millenniums)的標籤。他們展現出不同於之前世代的價值觀與行為。他們極具自信與創意,而且追名逐利。

Y世代的驅動力與活力是全球性的,他們具有環保意識,而且把工作置於社交境之中,因此他們不再是為了工作而生活(像嬰兒潮世代那樣),而是為了生活而工作。就是這個世代加入國際勞動市場時,助長了全球游牧工作者的增加,因為他們一開始就有著顯然不同的思維。

Y世代是不一樣的──不是更好,也不是更壞,就是不一樣。身為嬰兒潮世代的子女,Y世代是自嬰兒潮世代之後進入職場的最大世代。單是在美國,人數就約有八千萬人。他們進入職場不過幾年而已,卻已經得到了過度自信、缺乏忠誠又反覆無常的名聲。可以說因為他們受到雇主的誤解與不當的管理,而雇主依舊是以嬰兒潮世代或X世代的模式管理他們。

最重要的是,他們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並處理工作,部分是因為他們成長的方式不一樣。他們的嬰兒潮世代父母跟他們說,他們是特別的,能夠做任何事──而且他們得到父母所創造的可觀財富支持。身為高潛力人才,他們需要很多的保證與回饋。他們擁有大學與研究所教育的機會(通常由父母資助),被送往世界各地(又是由父母全部或部分資助),許多人的目標是拯救某個部分的文明與地球。這不僅滋養了對知識與不安的渴望,整體而言,也滿足了以時間與努力回饋社會的需求。

Y世代成長時有著更多的自由與選擇、且正值經濟繁榮(直到二○○八年夏天為止)、高等教育蓬勃與技術日新月異的時期。他們有著不一樣的優先順序與期望。更重要的是,他們很可能會是歷來最具生產力的世代,因為他們用不同的方式工作,利用科技,而且把改變當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媒體把Y世代描述成打破成規的世代,過度濫用毒品與酒精。有些人說這是「悲傷的世代」:過度放縱、過度保護與過度刺激。這一群人成長於數位、網路的世界,即時性與活力帶動對資訊的渴求。因此他們永不滿足且追求極限。他們追根究柢、有挑戰性、富創意且充滿活力。他們比之前的世代要的更多,也期望更多。

我歸納了以下五種描述Y世代的關鍵:讓我們依序檢視每一項,因為在了解這種新興的全球游牧工作者的期望與渴望上,這些項目提供了重要的線索。

熱愛改變
Y世代不僅伴隨著改變的年代成長,而且改變的速度也被視為應把握的一種機會。現在就是他們的年代。他們有能力客製化任何事物,以配合自己的世界。他們不需要購買唱片或光碟片,因為他們可以下載自己喜歡的歌曲,在自己的iPod上創造他們自己的播放清單。他們可以在Facebook上創造自己的個人網頁,利用網際網路創造個人的旅行計畫,或者漫遊在虛擬的夢幻世界當中。

基本上,他們想把自己的個性與興趣加入工作中──他們不想要終身職,也不假裝想要終身職(每個工作的平均任職期間只有十六個月!)。他們改變的速度相當劇烈──連世界排名第四的網球選手諾瓦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都說他在二十一歲時就覺得自己很老,因為他在大滿貫比賽的現場看到一群青少年。他們並非缺乏忠誠,他們只是伴隨著改變長大。停滯不動很無聊,他們需要挑戰與經歷。

精通技術
「我訝異地看著我的子女,他們一面輕鬆自在地聽著iPod上震耳欲聾的音樂,一面向世界發簡訊,寫論文,還可以跟我談話。」這是某個父母的想法。

多工作業是他們的常態。依據Forrester公司的科技消費學(Technographics)基準研究顯示,在美國,這個世代超過九○%的人擁有一台電腦,下載音樂或影片,並擁有一支手機。2他們不需要戴手錶,因為他們一天二十四小時,一週七天都掛在網路上,而且他們的技術能夠執行多種功能。他們可以立即取得資訊,而且從來不認識沒有電腦的世界。據估計,Y世代一天大約花費十五個小時使用數位媒體或通訊。3

國際化與多元文化
Y世代是史上最常旅行的世代。他們的父母鼓勵他們這麼做──運用空檔年(gap years),而且廉價航班也助長了這種趨勢。許多人都造訪過泰國、中美洲與拉丁美洲,還有非洲,以及美國。事實上,Y世代有更多選擇目的地的可能。就是這種多元性與冒險的欲望刺激了這個世代。全球化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小,所以,民族特色產品、服務與音樂變得一觸可及。

有了此種國際焦點與多元文化的影響,他們的渴望驅使他們盡可能取得對職業有幫助的經驗。他們想向未來雇主表現的是大量的生活經驗,而非成堆的證照。他們已經發展出一種個人品牌:「雇用我是因為我的活力與個性,而非一些完成訓練的證照(反正我已經有一個學位了,碩士或企管碩士)。」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