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祭念品

祭念品

The KeepSake

內容連載 頁數 1/4
X夫人絕對是怪案一樁。

珍‧瑞卓利心想。她開著車﹐經過幾輛新聞轉播車﹐轉進醫事檢驗所的停車場。大清早八點﹐窮凶極惡的記者就已餓得唉唉叫﹐急著採訪這件終極懸案的詳情。昨晚瑞卓利接到莫拉的電話﹐聽見這案子的直覺反應是懷疑﹐一笑置之。如今瑞卓利看見轉播車才領悟到﹐這案子可不能等閒視之。

下車後﹐他們踏進濕黏的暑氣﹐瑞卓利原本就不乖的深褐色頭髮被烘成毛燥的泡麵。擔任兇殺案警探的四年期間﹐瑞卓利走進醫事檢驗所的次數多到數不清﹐一月時是以滑壘的方式進去﹐三月是以百米速度冒雨衝進去﹐八月則是在熱如餘燼的柏油路面上舉足維艱。這幾十步路﹐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而她對這段路的終點也很熟悉。她曾相信﹐這段路走久了﹐自然會愈走愈輕鬆﹐總有一天無論不鏽鋼驗屍檯上躺著什麼﹐她不會再怕。但自從她一年前生下女兒蕾吉娜之後﹐她對死亡的畏懼升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母職才不會讓人更堅強﹐反而讓人感到脆弱﹐擔心被死神剝奪什麼東西。

然而今天﹐停屍室裡的死者誘發的不是恐懼﹐而是迷惑。瑞卓利一踏進驗屍間的等候室﹐直線往窗戶走去﹐急著看驗屍檯上的死者第一眼。

「X夫人」是《波士頓環球報》取的綽號﹐不但簡單好記﹐也勾起一幅風情萬種的遐想﹐令人聯想到黑眼珠的埃及豔后。瑞卓利看見的是一具破布裹住的乾癟人形物。

莫拉從燈箱前轉身﹐目光如常﹐同樣是嚴肅正經。在驗屍檯邊﹐其他病理學家多少會開開玩笑﹐或者嘲諷幾句﹐莫拉卻不然﹐連在死人面前笑一聲也很少見。「這位是館長﹐是尼可拉斯‧羅賓森博士。這一位是他的同事喬瑟芬‧蒲契洛博士。」

「兩位在克利斯賓博物館上班﹖」瑞卓利問。

「對﹐而且我打算在這裡做的事情﹐讓他們不太高興。」法醫莫拉‧艾爾思說。

「這樣做﹐恐怕有毀損古物的危險﹐」羅賓森說。「一定想得出其他辦法來調查吧﹖直接解剖是下策。」

「所以我才請你過來﹐羅賓森館長﹐」莫拉說。「請你幫我把損傷減到最低程度。我最討厭的就是毀損古物。」

「昨晚的斷層掃描﹐不是清楚顯示裡面有一顆子彈了嗎﹖」瑞卓利說。

「這幾張是今天早上拍的X光片﹐」莫拉指向燈箱說。「妳的見解如何﹖」

瑞卓利走向燈箱﹐研究著夾在上面的X光片。右腿腹有一個白點﹐她看來認為絕對是子彈。「對﹐難怪妳昨晚會被嚇破膽。」

「我才沒有嚇破膽。」

珍‧瑞卓利警探笑笑。「差不多夠接近了。」

「我承認﹐我看見子彈確實是大吃一驚﹐大家都一樣。」莫拉指著右小腿的腿骨。「看見沒﹖腓骨碎裂﹐應該是被這個異物撞碎的。」

「妳昨晚說﹐這是她生前受的傷﹖」

「看得出骨痂初生的情形﹐表示她死時﹐腓骨已進入癒合的階段。」

「可是﹐她的裹屍布是兩千年前的東西﹐」羅賓森館長說。「我們證實過了。」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