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粉紅色男孩

粉紅色男孩

  • 作者:林黛嫚
  • 出版日期:2012/12/24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粉紅色男孩

我是男孩,不過我老是覺得我這男性的身子裡住的是個女孩。舉例來說,我怕蟑螂,在家裡只要讓我看見一隻在爬的或是在飛的蟑螂,我就會大叫,而且一定要媽媽把那蟑螂打死,媽媽其實也不太敢殺蟑螂,她只想把它趕跑,眼不見為淨。可是我說如果不把它打死,我會一直擔心不知何時它會從哪裡鑽出來,一定要看到屍體才罷休。你有看過哪個男生這麼怕蟑螂嗎?還有,我不敢看恐怖片,不只是血腥的恐怖片,甚至偵探片、懸疑片,只要有那種氣氛緊張、不確定接下來要出現什麼的場景,我都不敢看。你有聽說過哪個男生不敢看恐怖片的嗎?或許你會說,你不過是膽小而已,膽子小的男生也很多啊?不是,不是,我不只是膽小而已,終究你們會知道的。

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

這句話我大喊了好幾天,才把它唸熟。

我從小愛看的卡通〈哆啦A夢〉,裡頭那個笨笨傻傻老出差錯的男孩大雄,放學回到家,進家門前總是一面推門,一面大叫,我回來了,因為他這個舉動,這個完全沒有成為偶像條件的笨小孩卻成了我的偶像,我崇拜他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我十四歲,我媽媽四十一歲。

我常常覺得一定有什麼事搞錯了,我媽媽比較像蹦蹦跳跳、無憂無慮的青春少年,而我才是那個被生活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單親媽媽。

在我十四歲以前,媽媽有兩份工作,我出門上學,媽媽還在睡,我回家時,她還在第一個工作崗位,於是我脖子上掛著一串鑰匙,自己開鎖進家門,後來我當然收到書包或口袋去了,在我知道胸前掛著鑰匙是一件又蠢又危險的事之後,那個時候我當然也可以大喊「我回來了」,不過屋子裡不會有人回應。

最近,媽媽失業在家,她自己說是「在宅工作」,不過我判斷那只是「換句話說」。當我從補習班回家,在出電梯口還沒走到我家大門時,我就一路喊著,「我回來了,我回來了,媽媽,我回來了。」媽媽要我別那麼神經,她在臥房裡都聽到我的叫聲了。可是我不管,我就是要大叫,「媽,我回來了。」我喜歡我媽從屋子最裡面的地方,急急忙忙趕到門口迎接我的感覺。

如果說只有我和我媽的家現在這個樣子不算完整的話,其實那原來也是人人稱羨的幸福家庭。

爸爸媽媽什麼時候開始吵架的?那要看吵架的定義是什麼?如果說兩個人說話越說越大聲,言詞越來越尖銳,嚇得站在邊上的人都不敢吭聲,可是過一會兒,聲音就平和下來,然後他們兩個人都說只是意見不合,這樣算不算吵架呢?

有一次爸爸開車,帶著我去接媽媽下班,接到媽媽時,有一位媽媽的女同事坐到我身旁,媽媽跟爸爸說同事搭順風車,爸爸很有風度地表示歡迎。車子行進不久,爸爸媽媽就開始了前述的那種情況,我習以為常,坐我旁邊的阿姨坐立難安。她下車的時候,我聽見她跟媽媽說,「你們怎麼在外人面前吵架,下次我不敢坐你的車了。」媽媽說,「我們沒有吵架啊,我們只是在溝通意見。」其實那一次真的不是吵架,真正的吵架要像這樣……

「我就是瞎了眼才嫁給你!當年你怎麼說的,說要給我過好日子的。」媽媽哭。

「你現在日子過的不好嗎?」爸爸大叫。

「我過的日子是我自己掙的。」媽媽抓起一個抱枕扔過去。

「都是你掙的?你為這個家付出多少?你又盡到什麼責任了?」爸爸接住抱枕,把桌上的玻璃杯往地上扔,玻璃碎裂的聲音很有戲劇效果。

「我不要再忍耐了,我再也受不了你了!」媽媽又哭。

「沒人叫你忍耐,別以為只有你在忍耐!」爸爸擺出一副不屑再多談的樣子。

……

這才是吵架。我記得看過書上寫的,父母不應該在孩子面前吵架。會對小孩產生不良的影響,我不知道我爸媽是不在意這種論點,還是無法在意了?或是他們一開始是偷偷摸摸地吵,吵多了也顧不得我和弟弟在場了。

像這樣的情況持續一年多後,爸媽突然不吵了,他們開始和和氣氣,只說必要的話。

「小智明天要去隔宿露營,六點半以前要到校。」

「小光下星期日學校運動會,你去還是我去?」

「星期六上午信義房屋的人來簽約。」

等等……信義房屋?

後來我才知道爸媽那時已經開始談離婚,他們在五分鐘車程外的地方訂了一戶公寓房子。

有一次我和小光剛回房間睡覺,就聽見客廳裡爸媽在大聲說話,到底吵些什麼聽不清楚,不過從那拉拔高的聲量可以確定是在吵架。小光從雙層床的上舖下來,鑽進我的被窩,說:「哥,要是爸爸媽媽離婚,你要跟爸爸還媽媽?」這種事很普遍,從小學到國中,我班上都至少有三分之一同學是單親家庭出身,只有爸爸或只有媽媽也不是不能談的禁忌,連小我三歲的弟弟都知道,這個選擇已經快要決定了。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