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雙語還是三語?

在法國出生的女兒,是在兩種語言的環境下成長,三歲半時,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舉家遷到德國海德堡,又多了一個語言來攪亂。那麼,琦琦是不是具有中法雙語能力?還是中、德、法三語能力呢?答案是,都沒有。

她講一口流利的中文,會一點點法文,一點點德文。如此而已。

在家裡,我們講中文。舉凡日常對話到睡前說故事時間,不管我手裡拿的繪本是中文法文德文英文,我都一律講中文。想試試她對其他語言的反應時,即使是拿著她相對熟悉的法文繪本,琦琦也會要求我講中文就好。或者,先講一遍中文,再講法文。偶爾我們會用當地語言陪琦琦湊湊趣,因為不只她,爸爸媽媽也同時在新國家學新語言。

法國的小兒科醫師也建議我們在家中一定要堅持講母語。爸媽也許會擔心孩子入學後語言與社交融入的問題,但事實是,孩子很快就會辨認出他的成長環境裡,哪個語言才是優勢語言,自然而然向優勢語言靠攏。跟其他母語就是在地語言的小朋友比,在雙語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會需要一點過渡期,一旦度過這個青黃不接的階段,爸媽比較需要費心的反而是如何維持孩子的母語能力與使用母語的意願。

堅持在家講母語,長期下來,兩種語言平均發展的情況下,就可以培養出雙語小孩。再來,孩子對父母原生文化的認知與自我認同,也會有比較強烈的意識。

講法語,很浪漫?

琦琦九個月大起,每週去托兒所兩個早上。當時的情況是我們還會在法國待上幾年,我也意識到需要有點自己的時間,孩子也需要多跟外界接觸。我希望,琦琦在出了家門後的法語環境裡也可以感到很自在。

兩歲半進入公立幼稚園前,琦琦大致聽得懂托兒所照顧者說的話,能夠哼唱一兩首簡單的法文童謠。但是會說的法文,只僅於食物類,例如香蕉、蘋果;招呼語,例如早安、對不起、再見、好棒;再來就是關鍵的大便、尿尿這種生活裡不斷重複的字彙。

三歲以前,幼稚園只去半天。滿三歲後,琦琦開始去整天,一天裡有八個小時沈浸在法文環境裡。

三歲前,雖然看得出來她還滿喜歡去學校玩,但老師說她的表達能力相對不好,有時候聽不懂老師講的話,遇到「有口難言」時容易大哭。我中午去接她時,的確常會接到一個愛哭小孩,好像在學校裡受了什麼委屈似的。她會跟我說:「今天我去外面玩想上廁所,但是我不會講……,所以尿褲子了。」這時,我會教她法文的上廁所怎麼說,叫她下次早點跟老師說,或是自己趕緊去廁所。

在學校待整天後,琦琦的法文突飛猛進,進步速度讓我們驚艷,在學校也比較不會因為有口難言而愛哭了。聽得懂老師的話,記得住老師教的童謠,也可以造一些簡單的句子,跟同學的互動也變多了。她回家開始會重複提到一些小朋友的名字:「我今天跟保羅一起玩」、「我今天跟諾愛米一起騎腳踏車」。

語言影響互動

由於我會去當學校圖書館的義工,帶琦琦班上的同學選書,講故事給小朋友聽。班上二十幾個孩子,每人的名字與特質我心裡也有譜。側面觀察孩子們的互動,許多三~四歲的小女生已經三三兩兩自成一個小圈圈。琦琦雖然有兩、三個比較常玩在一起的伴,但不屬於任何一個小團體。當我向老師詢問起琦琦與同學互動的情形時,老師說:「這年紀的孩子多半以當下想玩的遊戲為主,想玩什麼,就會加入哪個群體一起玩。玩伴有時會隨著遊戲不同而更換。」我個人覺得老師安慰我的成分居多,因為在這個新語言尚未成熟的階段,明顯可見即使三歲小孩,在學校裡已經有一定程度的社會化互動,而這些互動,除了孩子的性格,語言流暢與否也是關鍵。

這種因為語言不通而影響互動的情形,在琦琦與她的小玩伴身上也可以觀察到。朋友的女兒比琦琦大六個月,兩個小娃相識在琦琦五個月大時,只要兩家一同出遊就玩在一起。一開始,兩人都不會講話,靠著眉目傳情與嘰嘰咕咕的火星語,好似親姊妹般,見面了雙手揮舞好開心,分開了表情失落好捨不得。隨著兩人個別的母語發展愈來愈流利,小姐姐發現琦琦無法立即用同等能力的法語「對談」後,在幾次玩伴眾多的場合中,例如慶生會,會很自然地去找其他母語是法語的小孩玩。琦琦從好姊妹,一下子變成在旁邊安靜自己玩的觀察者。雖然聽得懂小姐姐的話,流利的中文又派不上用場,在這樣「不平等」的關係下,多少阻礙了兩人友情的發展。

我們一路觀察這樣的轉變,雖然心疼,但也只能接受這是琦琦在語言發展期所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而她自己呢?碰到排擠狀況時,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失落,但是她懵懵懂懂的小腦袋並沒有像大人一樣那麼當一回事。只要有的玩,玩得開心,她還是無憂無慮的樣子,很喜歡去上學,驕傲的拿學校作品給我們看,比劃新學的唱遊給我們聽。度過了這段半年多的語言的尷尬期後,同年暑假,琦琦在玩伴中已經成為主動的參與者,也能跟法國友人簡單對談。可惜,就在妞妞的法文上軌道,中文穩定成長時,因為爸爸工作的變動,我們舉家遷到德國。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