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職場人
昨天是世界末日

昨天是世界末日

  • 作者:湖南蟲
  • 出版日期:2012/12/22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昨天是世界末日

昨天是世界末日。

都沒有任何準備,照樣是不知如何處置生活的表情,定時三餐下肚,睡前短暫失眠。

照樣設定好隔日鬧鐘響的時間。

自世紀末到世紀初,華麗絢爛又虛無漂浮的年代,我們已共同經歷過多少末日,多少失落的預言了?一次次以為終可以在腐爛到底之前,領受全面性的銷毀,一覺醒來卻還是一樣,受制於肉體不滿,活生生一尾離水的魚在體內掙扎跳動的欲念。

我回想上次的世界末日,是什麼時候?

那時你是否已經在我身邊?想必是沒有。因為那豈不就是末日本身嗎?無關於電視新聞以警世口吻不斷反覆播送的全球氣候驟變命題,犬儒如我,有時真就是只想好好地愛一個人,愛愛自己就夠了。

求之不得時,就將自己龜縮回小小的內心劇場,演出一幕幕天崩地裂。連朋友捎來安慰,都看做忍不住發笑的觀眾。

這些你都不會知道。



昨天是你的生日。我們低調地慶祝,看租來的DVD,共食一個小小的,我在下班回家途中偷偷繞一點路,去買來的小蛋糕。

戀情的開始,若要認真細究,往往早在開誠佈公前,就已經在心底悄悄發酵、產生破壞了。一切雖然都還曖昧未明,可是空氣中的氣味已經不同了,抬頭仰望星空的角度不同了,關注的話題不同了。

心境不同了。

同事說我有點小小的改變,而我對這所謂「小小的改變」不置可否。既沒有多追問一句「比方說?」也沒有多加警覺地提醒自己「不要太喜形於外才好。」依舊如常工作,臨近中午絕望地互問「午餐吃什麼?」然後走同樣的幾條小徑,去那幾間小店,吃同樣的東西。

然而晚餐,卻不再是一個人的風景了。且並不侷限於任何方圓,任何形式,甚至時間。我們大方給予對方最大耐心的陪伴,在所有夜市的小吃攤上,速食店佯裝溫暖明亮的空間裡,餐廳的繁複上菜程序中。

還有,家裡的客廳,房間的床上。

棉被蓋在我們身上,黑暗中,我偷偷握你的手,掌心冒汗。

再接下來呢?還有什麼其他的事可以做嗎?

順水推舟罷了?偏偏不是這般簡單。至少我心裡清楚。

隔天傳簡訊給你:「所以我們這樣,算是在交往了嗎?」等待回覆的幾分鐘內,我內心忐忑像剛剛走入地雷區的兵,其實是準備好隨時粉身碎骨的。



昨天是情人節。適逢假日,一早我就起床檢查等會兒見面要給你的禮物,小心翼翼裝成一袋,擺在床邊。我趴著挪移身子,探手翻看,真以為夜間會有小偷來訪,盜走我斟酌已久的心意嗎?

這樣想著,有沒有忍不住失笑,也不記得了。

只知道這些小事,確實,是真的很難述說的。只能給自己留著,當做證據。

然後就騎車出門,去載你。

前往更遠的地方。

多麼快樂,而且幸運。朋友才說著,已經無法接受再被用機車載著東奔西跑了,太青春太熱血,而我們早就都不青春不熱血了不是嗎?

是嗎?

可是我覺得這樣也很好啊,就算不再是學生了也不代表馬上能買車買房吧,而且風吹雨淋,也別有一番不足為外人道的甜蜜、親密。朋友說:是喔?好吧,但反正我是不行了。

我在心裡偷偷瞧不起她。只因她和你不一樣。

又或者一切只是願不願意的問題?

凌晨時分,還不想睡,上線確認天亮後的行程。我說,真要看那麼早的場次?這樣得很早起喔。結果你略微不悅,說不然算了,睏了要睡了,然後就下線,留我在這頭不知所措。傳了簡訊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有,晚安,明天見?再晚一些,你終於傳來簡訊:「常常以為一切都沒問題時,你卻又忽然退縮了。算了,也許是我多想了。還是想一起過情人節。」

那是我們第一次爭吵。

算爭吵嗎?其實不過是對話中有一些意思被扭曲,打結了。不是死結,但你懶懶地不願明說,只逃避,躲著,我自然也不好去試著解開。

什麼事情一旦試著要解,就等於承認了哪裡有個不慎,有個需要疏通的關卡。

也許是多想了。你是這樣寫的。我看著簡訊反覆咀嚼,不敢多想。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