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第十五章:怎麼把「你老家在哪兒」變成一個超熱血的問題?

你不會夢想光著身子去赴宴吧。同樣的道理,我想你也不希望在與人交談時面對兩個問題毫無招架之力,好像沒穿衣服一樣又冷又窘吧?這兩個問題都非常常見,兩個都可以說是宴會時的常客;它們一個是「你是哪裡人?」,一個是「你是做什麼的?」

一般被問到這兩個問題,大多數人就像把凍成像冰塊一樣的牛排摔在脆弱的瓷盤上,要嘛把一個沒頭沒腦的地名或方位像磚頭一樣丟給對方,要不就是留下一個莫名所以的職稱,讓與談的對象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論是哪一種狀況,結果都是一樣:對方閉嘴,不想理你了。

你人在會議場地,每個新認識的朋友一定都會問你:「你是哪裡人啊?」,這是一定要的。而當你給他們一個短短的、乾乾的地名:「喔,我老家愛荷華馬斯卡汀(Muscatine)」、「緬因米利諾基特(Millinocket)」、「內華達溫尼馬卡(Winnemucca)」,或是其他讓他們陌生的不得了的獨特地名,你覺得他們除了一臉茫然,還能夠有什麼樣的反應呢?就算你的老家相對比較知名,是在地圖上比較好找的都市像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密西根州的底特律,或是加州的聖地牙哥,對方也不見得能夠招架得住,除非他是《國家地理雜誌》的粉絲,或者是大學歷史系的教授。聽到你斬釘截鐵的答案,對方只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煎熬地思索著要怎麼接話,內心狂吼著:「我該說什麼?」。再者即便你來自像紐約、芝加哥、華盛頓特區,或是洛杉磯這樣的世界級大都會,聽到的人也不見得能夠熱情地回應。我跟別人說我來自大蘋果紐約,苦無線索的他們該說什麼呢?難不成要說:「紐約,我熟啊,搶劫很多嘛!」

聽我一句,算是幫你自己一個忙,幫所有的人一個忙。從現在開始,聽到人家問你從哪裡來,老家在哪兒,不要再那麼吝嗇,多講一點,空口說白話不用成本,好嗎?請你多發揮一點,好讓問的人有多一點的燃料可以讓這段談話走遠一些。對方恨不得你多說一些,讓他們把油箱加滿,好讓他們的社交引擎可以不要熄火。如果你的話是乾糧,對方就是三天沒吃飯的遊民,多施捨他們一些吧!不用多,你只消多說一兩句介紹你的老家;或許是那裡的特產,或許是當地的名人,也可能是某筆趣聞或軼事,總之對方快溺水了,快丟個救生圈過去吧!

數個月前,有個職業工會邀請我去演講,他們希望我談的是人脈的建立,順便跟會員們分享一下口語溝通的技巧。在演講前,工作人員幫我引見了工會會長戴芙琳女士。

「您好。」她先開了口。
「您好。」我行禮如儀。

接著會長笑了笑,一副等不及我施展幾招談話技巧的樣子。我問了她老家在哪兒,她丟了個「俄亥俄州哥倫布」給我,然後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等著看我怎麼接招。這麼冷的起頭,我只得讓大腦加班,看能不能盡快想出個熱一點的回應來讓兩人之間講得下去。我所有的腦細胞全部動員起來,成就了下面的思考過程:「好吧,哥倫布鎮,我沒去過哥倫布鎮,嗯,有點棘手,我對哥倫布鎮所知有什麼呢?我認識一個算是個滿成功的講者叫傑夫,他現在好像就住在那裡。但哥倫布還沒有小到她跟傑夫會認識吧……而且『認親』好像是小朋友才會玩的遊戲。」我外表看起來也很自在,但內心卻持續激盪著。「我想這地名應該是源自航海家哥倫布……但我也不確定,我看我還是別提這件事好了,免得多說多錯。」這之後我又很快地想到了四五個可能性,但最後還是打消了念頭,因為細想這些話題不是太沒深度、太幼稚,再不就是太天馬行空。

想到這裡,我警覺到時間仍持續一秒一秒地過去,戴芙琳女士仍站在我面前,笑容愈來愈僵。她顯然是在等我這位「專家」來給她家教一下,反正不到一個小時之後我也是要給他們的會員上課,而且教的就是說話,就是談笑風生。我想會長期待是我能用嘴把鐵棍折彎,讓死人復生吧!

「喔,哥倫布鎮嘛,我知道。」我勉強擠出幾個字,但女會長臉上的表情已經扭曲得不成人形,就彷彿她是病人躺在手術檯上,看著外科醫生拿著手術刀低頭問她:「妳的盲腸在哪兒?」

最後我還是沒有從哥倫布鎮發想出什麼好梗,但我的犧牲是值得的,因為我從這次的刀口舔血中得到了一個教訓,而這教訓又昇華成了一項技巧,一項叫做「來自哪裡,多說幾句」的技巧。我想後人會因此感念我的。

技巧十五:來自哪裡,多說幾句
「你是哪裡人?」,這是社交場合中一定會出現的考古題。而被問到這樣的問題,千萬不要去考驗對方的想像力,那樣對他,對你,都不公平。而我所謂不要去考驗,不要去高估對方的想像力,意思是你不要讓對方覺得你的答案很乾,你應該盡量多說幾句。

關於自己的家鄉,你應該平常就累積一些有趣的常識或八卦,好適時用來做球給對方。你打給他們的球好打,他們回擊球的「質量」也會比較高,而回擊球打得好,他們自然會覺得跟你聊天很開心,把部分功勞記在你身上。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