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二十三章 基督山島

一個人被無情的命運虐待久了,總也會遇到意外的幸運降臨到他頭上的一天。鄧蒂斯這次就是喜從天降,他將能以一個簡單、自然的辦法到達目的地,而不會引起任何人的猜疑。現在,只要再過一夜他就能登上那座島。

這一夜是鄧蒂斯度諸多心緒不寧的夜晚其中之一。好運與惡運在他的腦子裡不斷地交替出現。當他閉上眼睛,他就看見斯帕達紅衣主教用火焰寫在牆上的信。當他一時睡著,荒誕不經的夢就會來擾亂他的大腦:他往下走進岩洞裡,石穴都是瑪瑙鋪成的地面,用寶石鑲嵌的牆,凝成鐘乳石狀的鑽石從岩頂上掛下來,珍珠像地下水凝聚的水汽那樣一滴一滴往下掉。愛德蒙驚喜不已、心花怒放,在口袋裡塞滿了珠寶。但是,當他走回到亮處,珠寶卻變成了一顆顆石頭。於是,他又想回到這些不可思議的石穴,但是他們卻向後退去,通道變得像迷宮,然後洞口就消失了。於是他絞盡腦汁,想拼命猜出讓阿拉伯漁夫打開阿里巴巴寶窟的那句魔法神祕口訣,但一切都沒有用,那些寶藏消失了。那些他曾短暫希望能擁有的一切,又回復到原樣。

白天來臨,幾乎與夜晚一樣令人焦躁不安。但是白天能讓人用理性幫助想像,在此之前,鄧蒂斯頭腦裡的計畫都只是模糊不明的雛形,現在一切都明確了。夜晚到了,隨著暮色降臨可以開始準備出發。對鄧蒂斯來說,這些準備工作可以幫他掩飾激動的心情。他現在對船員們已具有某些權威,就像他是單桅船的指揮者似的。他的命令總是非常簡練、明確、易於執行,他的夥伴們不僅樂意服從而且動作迅速。

老水手並未出手干預,因為他看出鄧蒂斯確實比其他水手高出一籌,甚至比他本人還強。他認為這位年輕人是他理所當然的接班人,只是遺憾自己沒有女兒,不然就可以透過婚姻把他拴住了。晚上七點,一切準備就緒。七點十分,正當燈塔燃燈之際,他們駛過了它。大海很平靜,涼爽的風從東南方向徐徐吹來。他們航行在明亮的藍天之下,彷彿上帝也為他們點亮了一盞盞指路燈,每一盞燈就是一個世界。鄧蒂斯宣布大家可以去睡覺了,由他來掌舵。只要馬爾他人(他們這樣稱呼鄧蒂斯)作出這樣的決定,就夠了,於是每個人都心安理得地回船艙去了。

時常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鄧蒂斯從孤獨中掙脫,來到這個世界上,可是他有時又強烈地需要孤獨。有甚麼比在一個漆黑的夜裡,萬籟俱寂,在上帝的垂顧下,駕著一艘小船,形單影隻地在海面飄蕩,還要孤獨,富有詩意的呢?

這一次,孤獨中充滿了種種想像,夜晚被幻覺照亮,靜寂中有他的許多誓言在震響。當船主醒來時,船正揚帆全速前進,沒有一片帆不被風吹得鼓鼓的,船速達每小時十節。基督山島在水平線上顯得越來越大了。愛德蒙把船交還給它的主人,這回該輪到他去吊床上躺下了。儘管他一夜未睡,他仍一刻也無法闔上眼睛。兩個小時後,他又回到甲板上,此時,帆船正繞過厄爾巴島。他們在瑪律西阿納附近,位於平坦而青翠的皮阿諾紮島的北面。從這裡可以看見基督山被陽光照得火紅的山頂直入蔚藍的天空。鄧蒂斯命令舵手把舵柄向左舷打,以便從右邊通過皮阿諾紮島。他計算過了,這樣航行可以縮短兩到三節的航程。傍晚五點鐘左右,全島已盡收眼底,緩緩下沉的夕陽把周圍照得清晰可辨,他們可以看到島上的一石一木。

愛德蒙專注地注視著這堆岩礁,它們漸漸染上了變化中的暮色,從鮮豔的玫瑰色一直到深藍色。他的臉不時地泛紅,表情深沉,一團迷霧飄過他的眼前。任何一位賭徒把他的全部財產押在一盤骰子上時的急躁不安心情,也不像愛德蒙此時即將實現希望時的感受這麼強烈。夜晚來臨了,晚上十點鐘,他們靠岸。少女阿梅莉號是首先到達的船。鄧蒂斯雖然平時善於克制自己,但這次也不能自持。他是第一個跳上岸的人,如果他敢,他就會像布魯圖那樣親吻大地。天完全黑了,但是到了十一點鐘,月亮從大海中央升起,波浪被月光照得銀光閃閃。月亮愈升愈高,月光開始變成如瀑布似的銀鏈,在另一座皮裡翁山 的巨岩上嬉戲。

少女阿梅莉號的船員對該島都很熟悉,這是他們常常停靠休息的地方。至於鄧蒂斯,他在地中海沿岸航行時每次都認出它,但從未上去過。

他向雅各博打聽。「我們在哪裡過夜?」他問。

「在單桅船上,」水手回答。

「我們待在岩洞裡不是更好嗎?」

「在哪個岩洞?」

「在這個島上的岩洞裡阿。」

「我不知道有什麼洞。」雅各博說。

鄧蒂斯額上沁出冷汗。「基督山上沒有岩洞?」他問。

「沒有。」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