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御手洗潔的旋律

御手洗潔的旋律

內容連載 頁數 1/5
1

最近我經常收到讀者來信,要我多寫一些有關御手洗的事。御手洗從日本消失的傳言已經在讀者之間傳開了,既然如此,當然不可能有新的材料可寫,不過以前的事也可以,如果礙於關係者的名譽不方便發表的話,那大學時代的事,甚至是小時候的事都可以,反正只要是跟御手洗有關的就行。御手洗的粉絲竟然對御手洗的訊息那麼飢渴,實在超出我的想像,好像只要讓他們看見好友的名字出現在紙上就行了。御手洗這男人就像麻藥一樣,會讓人不自覺地上癮,做為他的朋友是與有榮焉啦,可知道他真面目的人就大惑不解了。

讀者喜歡看的不外是詭異懸疑,最好帶幾分驚悚的故事,其實在遇到御手洗之前,我也是那樣。我自己知道的事件大多發生在日本,不過,幸好從他那裡聽來很多那方面的海外經驗談,所以,我想這篇<波士頓幽靈畫圖事件>應該可以令讀者滿意吧。

正確的日期我沒記,不過我很確定是一九六○年代發生的事。六○年代,御手洗是大學生,住在波士頓。他本人並沒有說得很清楚,不過,從小學開始他就一直跳級,所以唸大學的時候,他不過才高中一年級的年紀。

總之,從還是大一新生時,御手洗便租了房子住在波士頓,讀的是美國數一數二的知名大學。那是天真無邪、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記得御手洗打啞謎似的對我說過。就在學校的噴水池前,御手洗跟當時很要好的一名同學,來自義大利的比利‧西里歐正在聊天。比利手上拿著學生出版、編輯的報紙,跟御手洗聊起其中的一則趣聞。

「御手洗,你還在找稀奇古怪的事嗎?」比利向御手洗問道。

波士頓的查普曼大街上,有一家專門經營汽車拖吊業務的公司,這是發生在它身上的一樁小事。

公司的正式名稱叫做「ZAKAO TOWING SERVICE」,是象牙海岸出身、名叫柯威克‧薩卡歐(Kweku Zakao)的人開的拖車兼修車工廠。這位薩卡歐是第二代,當年他的父親在這裡創業的時候,附近還是一片荒涼,可到了六○年代,查普曼大街已經成為高級公寓和服飾店林立的鬧區。鬧區和沾滿油汙的拖車公司可說是格格不入,因此幾番有人欲收購他的土地,可薩卡歐說什麼都不肯答應。就在這個時候,某一天,工廠發生了槍擊事件。而大學報紙的新聞又把這件事報導了出來。

為了逼他搬走所以才恐嚇他吧?剛開始御手洗也是這麼想。不過,那可是學生編的報紙,一定是有特別之處才會被報導出來。

「有人死掉或受傷嗎?」十六、七歲的御手洗問道。

「完全沒有。歹徒好像一開始就是朝著頭頂上方的牆壁射擊。所以連工廠的員工都沒有發現。」比利‧西里歐說。

「當時的薩卡歐拖車廠,只聽到一點點聲音。」

「那他們是怎麼知道被槍擊了?」御手洗問。

「有人跑到外面一看,發現招牌和牆壁上多了好幾個小洞。一看就知道那是彈孔。而且招牌的一個字還差點掉下來。」

「就招牌的一個字?」

御手洗追問道。

「其他的字呢?」

「完好無傷。」

「為什麼?」

「因為子彈全集中在某個字上。」

這時御手洗的好奇心被挑起了。

「哪個字?」

「聽說是最前面的Z字。而且根據這則報導說,子彈全集中在Z字的右肩附近。」

「Z字的右肩?」

「是啊,所以不但員工沒事,就連工廠的機具、汽車、玻璃窗也都毫髮無傷。只有Z字受到損毀。歹徒好像特地跟它過不去。你說他為什麼那麼做呢?」

「我不知道,不過,挺有意思的。對了,招牌的字都釘在哪裡?」

「釘在工廠的牆壁上。每個字都用螺絲釘固定住,就工廠入口的上方經常會看到的那種形式。」

「子彈是從哪裡、又是誰打進去的?」

「這些都不知道,警察也還沒有介入調查。」

「OK,比利,你現在有空嗎?」

「有啊,幹嘛?」

「我們去看看吧。」

2

就這樣兩人離開校園,坐上巴士前往現場。那一帶是新公寓比較多的鬧區,所以老舊、到處被機油弄得髒汙不堪的「ZAKAO TOWING SERVICE」的磚造建築,非常好找。出事的招牌也是一下就看到了。

工廠的建築就緊鄰著查普曼大街的柏油路,門開得很大,站在馬路上就可看到後面的中庭。從查普曼大街拖來的汽車,會從這裡直接進入中庭,等著被修理,所以它們會在裡面待上一陣子。出事的字母就懸在大門的正上方,橫的一排,由螺絲固定住。乍看之下,那些字沒有任何異狀,可說是完好無傷。因為建物本身已經老了、舊了,再加上又髒兮兮的,所以Z字附近的小洞根本就不起眼。

「看來洞已經被補好了,比利。」

一邊抬頭御手洗一邊說道。只見他站到受損的Z字底下,觀察了好一陣子,這時剛好有穿工作服、像是員工的人從旁邊經過,於是他便跟他聊了起來。那是一位大塊頭、鼻子底下蓄著鬍子的白人。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你知道那個被槍打穿過吧?我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