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購物節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一章 緣起

亞隆:我姐夫考進喬治華盛頓大學,隨後直升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後來成為一位很棒的醫生。我當時覺得,如果喬治華盛頓大學對他來說是好的選擇,那對我來說也應該是,所以除了這間大學外,我沒有申請別的學校。高中時我的成績很優秀,總是全班前五名,因此拿到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獎學金,其中包括幫我支付每年三百美元的學費。所以,不管從哪種意義上來看,我身邊從沒有出現過引導我的老師。

唸大學時,我仍是個默默無聞的學生,和任何老師都沒有私下往來。期間我只有一次成績得B (德語課),其他每門功課都得A,而且還領先其他同學,例如第二名的分數是八十或九十,我的分數卻是九十九。我的成績之所以這麼好,唯一的原因就是我是個對學習著迷的學生,一用功起來簡直像魔鬼一樣瘋狂。而且就像前面說的,我要求自己必須在每項科目上都得A,那樣就沒有人能阻止我進入醫學院了。

大學三年下來,我的平均學分成績將近4.0。我申請了二十所醫學院,其中十九所婉拒,但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院錄取了我。

進入醫學院的第一年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瑪瑞琳當時正在法國進行為期一年的修學旅行,而我非常想念她,與此同時,學業的壓力與焦慮的情緒讓我感到不堪負荷。為了離瑪瑞琳就讀的衛斯理女子學院(在波士頓)近一點,我轉到波士頓大學。

隨後,我在醫學院開始修讀精神醫學課程,這讓我的生活開始變得不一樣。每個學生都被指定治療一個病人,而且要輪流向嚴格的教員團做案例報告,教員團由大約二十至二十五名分析師組成,他們大多來自波士頓精神分析學院。

朱瑟琳:那是你第一次做案例報告嗎?

亞隆:對,我非常緊張。我清楚地記得我的病人是誰──她一頭紅髮、臉上有雀斑,比我大幾歲。我和她進行了八週的面談(醫科學生實習的時間長度)。初次和她面談時,她告訴我她是同性戀,這可不是個好的開始,當時我不知道什麼是女同性戀,以前聽都沒聽過。

我很快就決定,要「真正地」和她建立關係,唯一的方式就是讓自己誠實,因此我坦誠相告,對她說我不知道什麼是女同性戀,請她告訴我。經過八週的面談後,我們建立了親密的關係,而她也是我向教員團做案例報告的患者。

這時我已經參加過幾次會議,它們讓人感到備受折磨。會議上,每位分析師都會使用大量浮誇的、繁瑣的陳述套路,試圖藉此表示自己比其他人厲害,但對那些被無情的批評壓垮的學生,卻不怎麼同情。而我只是站起來,像講故事一樣談論我的病人,甚至沒有拿著小抄!我描述和病人見面的情形、她的樣子及表現、我對她的感覺、治療的進展情況、我向她承認自己在某些方面無知並向她請教,以及我表示對她講的東西很感興趣、她開始信任我。我盡我所能去幫助她,儘管我沒有多少招數可安慰她。

我説完後,現場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這讓我覺得很困惑,我只是做了一件對我來說十分容易而且又自然的事情。然後,這群精神分析師一個接一個對我的報告做出評價,儘管他們還是忍不住彼此爭個高下,說些諸如此類的話:「嗯,這個報告一目了然,沒有什麼可說的。我們沒有什麼意見。這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案例,顯示了一種令人吃驚的、親密的關係。」

但我當時所做的,只是講了一個故事!這對我來說非常自然,毫不費力,然而這是一個讓我大開眼界的體驗:就在那個時刻、那樣的情景下,我找到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

對亞隆來說,這是一個讓他找到人生方向的時刻。每次想起、提到這件事,他都為之深深動容。某種意義上來說,從那時起,他的工作就是講故事──講關於他身為治療師與人相遇的故事、關於他指導我們與他人建立有意義的關係的故事。當他試圖在生命最深處與人相遇的時候、當他要與他人建立具有醫治意義的關係時,他依然保持謙遜,讓人們來教他如何真正地瞭解他們。

那次的經驗也向亞隆指明了一條路,讓他走出求學期間那種被埋沒、無視的失落。過去,雖然他在學業上獲得優秀的成績,但無人慧眼獨具地看見他擁有某種獨特的天賦,而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然而就在那一刻,他生平第一次得到人們的認同,因為他做了一件他的老師們過去從未見過的事。

朱瑟琳:是什麼樣的勇氣,讓你能夠那樣做?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