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0/1-10/4中秋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生於望族 卷五 錯扯紅線千千結

生於望族 卷五 錯扯紅線千千結

  • 作者:柳依華
  • 出版日期:2013/04/19
內容連載 頁數 1/3
鄭麗君跪在靜室中,抬頭望向前方的觀音像,以及觀音像前的祖母靈牌,默然無語。

丫鬟菊韻跪在後方,見小姐神色黯然,不由得一陣心酸,輕聲勸道:「小姐,別難過了,若是老夫人泉下有知,也會為您心疼的……」

鄭麗君木然道:「祖母再心疼又如何?如今她老人家已經不在了,留下我一個,雖有父兄疼愛、姑母青眼,但一遇上利益攸關的事,他們就把我拋開了……」

菊韻不由得傷心垂淚,「小姐真是太委屈了,老爺與少爺怎能怪您呢……」

鄭麗君再嘆了口氣,再望了上頭的牌位一眼,淡淡地道:「扶我起來吧,我們該回去了……」

菊韻擦著淚,起身前行攙扶起鄭麗君,正要離開,卻看到門外人影一晃,一個出乎她們意料的人跑了進來。

文慧滿臉堆笑,拍手道:「哈!我就知道今兒到這裡來,多半能遇上妳的。好麗君,妳不知道這些日子我有多辛苦,好幾回想要派人捎信給妳,都叫家裡人截下,真真愁死我了!」

鄭麗君瞳孔一縮,很快就反應過來,面上不露絲毫異狀,「原來是妳?妳找我有什麼事?」

「這個且不忙說,我先給老夫人上個香。」文慧笑著走到觀音像前,撲通一聲跪倒在蒲墊上,正正經經地磕了三個頭,嘴裡還說,「鄭老夫人,文慧又來瞧您啦,這麼久沒來給您上香,您可別生文慧的氣。我跟您說,麗君這些日子可受了不少委屈呢,外頭人人都在說她的壞話,真是太可惡了!您在天之靈,可千萬要保佑她順利渡過此劫才好!」說罷又磕了個頭,然後便起身到案前去撚香。

鄭麗君有些反應不過來。按理說,顧文慧應該知道她做的事了,怎會不但不生氣,反倒宣稱她是無辜的?若文慧是那等性子單純的女子,興許她還會相信這位友人至今還被她矇在鼓裡,但文慧明明最是沉不住氣的,行事又錙銖必較,除了自己,無論誰叫她吃了虧,她都要討回場子來,沒少仗著自己的勢去為難別人。她又不是沒心計的,真的會如此信任自己麼?

鄭麗君垂下眼簾,眼角瞥向門外。踏雪、尋梅兩個丫頭都在檻外站著,臉色一片蒼白,滿面戰戰兢兢之色,看到她望過來,眼裡都露出了驚懼之色,慌忙低下頭去。

鄭麗君見狀,心中已有了幾分思量。

文慧拜完佛,便親親熱熱地挽過鄭麗君的手臂,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糊裡糊塗的,只知道祖母與母親都說妳要陷害杜淵如,還將罪名安到我身上了。我要再問仔細些,卻誰也不肯告訴我。我千方百計想要聯繫上妳問個究竟,家裡人卻只知道攔。真真急死我了!妳老實跟我說,是不是被人暗算了?是莊家的,還是凌家的?或是別的哪家人?她們是盯上了太子妃的寶座,想要一箭雙鵰吧?既除了杜淵如,又抹黑了妳,她就能坐收漁翁之利了?真真惡毒心腸!」

鄭麗君盯著她的雙眼看,見她雖然沒有跟自己對視,神色間卻不見偽意,便半信半疑地道:「妳真是這麼想的?人人都說是我幹的,而妳家那個丫頭,也確實是我借用的,妳就半點疑心也無?」

文慧哂道:「妳當我是傻子麼?妳跟我是什麼交情?從小就好得跟親姊妹似的,妳便是看那杜淵如不順眼,也沒理由要害我。至於那個翠羽,說是我母親的丫頭,其實是我二嬸的人。妳不知道,我二嬸最是可惡了,常常在祖母面前中傷我,我在老家小住的時候,沒少吃她的虧!誰知道她使了什麼詭計?哼,等這陣子風聲過去,看我怎麼整治她們!」

鄭麗君心下一想,自己那樁心事確實是無人知曉的,雖然文慧從小跟自己一起長大,自己卻從不敢大意,透露半分,她既然不知,又怎會猜到自己的用意?可見她說的話倒還有幾分真,只是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就心無芥蒂?

於是鄭麗君試探地問:「雖然妳信得過我,但眾口鑠金,人人都認定是我害人,妳又能如何?我看妳在家裡也是做不得主的,連給我送封信都不能,更何況是其他?罷了,妳還是與我遠著些吧,橫豎我如今已經做不成太子正妃了。」

文慧心中一凜,做不成太子正妃,也許就要做側妃了,但若她心中那個猜想是真的,那麼鄭麗君也許還會有另一個前程。於是她有些緊張地問:「聖上還未下明旨呢,真不能改變了麼?」眼珠子一轉,「那個背後出手的人,不會就此甘休吧?興許在聖旨下達前,杜淵如會出什麼變故,到時候登上太子正妃寶座的,就還是妳!」

鄭麗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成的,若這時候杜家女再出變故,我就真成了眾矢之的了。」心下卻微微一動,文慧似乎是真心在為她著急?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