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傳說中有一種鳥,一生都在尋覓帶刺的樹,
只有當牠往最尖的刺撞去時,
才會在極度苦痛的臨終前唱出一生最美的歌聲。


1

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八日這天是瑪姬‧柯立瑞的四歲生日。收拾了早餐碗盤之後,她的母親不聲不響地將一個棕色紙包扔到她懷裡,並要她到外頭去,於是瑪姬蹲在前門旁的金雀花叢後面,迫不及待地拆了起來。她的手指不夠靈活,包裝卻很厚實;它聞起來就有一股來自望海鎮雜貨鋪的淡淡香氣,因此不管這裡面裝的是什麼,顯然都很不可思議的是「買來的」,不是家裡自己做的,也不是別人不要才轉送給她的。

紙包一角開始露出一些霧濛濛的金色絲線;她加快了動作,將包裝紙撕成爛爛的長條。

「艾格妮思!喔,是艾格妮思!」她滿懷愛意地說,對著躺在碎紙堆裡的洋娃娃猛眨眼。

這可真是個奇蹟了。瑪姬只到過望海鎮一回;那是五月時候的事了,而且還是作為她那段時間一直都很聽話的獎勵。在馬車上,她乖乖坐在母親身旁,其實心裡激動得連自己究竟看到了什麼都記不清──除了艾格妮思,那個安坐在店裡櫃檯上,穿著粉紅色緞子蓬蓬裙、飾有米色皺褶花邊的美麗洋娃娃。當時她就在心裡暗自替她取了「艾格妮思」這個名字,這個她當時所知道最最優雅細緻、也最配得上這無與倫比洋娃娃的名字。然而,接下來的幾個月,她對艾格妮思的渴望裡卻不抱持著任何的希望;瑪姬從沒有過自己的洋娃娃,也不知道每個小女孩都應該要有一個洋娃娃。她高高興興地吹哨子、射彈弓、玩她哥哥們不要的舊玩具兵,把兩隻手弄得髒兮兮的,鞋上沾滿了泥漬。

她從來沒想過可以跟艾格妮思一起玩。娃娃身上亮眼的粉紅色衣褶比任何她見過的、真正的女孩所穿的衣著都還要華麗,她一面撫摸,一面溫柔地將艾格妮思抱了起來。娃娃有接榫的手腳,可以隨意扳動;連她的脖子和細小、勻稱的腰都是如此。她金黃的髮絲向後梳成高貴的蓬鬆頭,上面綴滿了珍珠,蒼白的胸部隱約從用珍珠別針繫緊的乳黃色蕾絲披巾下露出來。她精緻描繪的半透明磁臉非常美麗,臉部的肌膚沒有上釉,以呈現一種自然粉嫩的磨砂質感。那栩栩如生的驚人藍眼珠在真髮做成的睫毛之間閃爍著光芒,眼中層層虹彩的外圍是一圈湛藍;瑪姬發現只要艾格妮思一躺下,眼睛就會閉起來,她為此著迷且驚訝不已。娃娃臉頰上有淡淡的腮紅,其中一邊有顆黑色的美人痣,深色的嘴微啟,微微露出細小的白牙。瑪姬溫柔地把洋娃娃放在她的大腿上,舒服地盤起腿來,欣賞著。

當傑克和休吉穿過一片因靠近籬笆而免於被割除的青草時,瑪姬還坐在金雀花叢的後面。她的髮色是典型柯立瑞家的火焰紅――除了法蘭克以外,柯立瑞家的孩子很不幸都有著一頭濃密的深色紅髮;傑克用手肘輕撞了弟弟一下,興奮地指了指。兄弟倆微笑相覷,分散開來假裝他們是在追捕一名叛逃的毛利兵。瑪姬全神貫注在艾格妮思身上,兀自哼著歌,壓根兒不可能聽見他們。

「瑪姬,妳手裡拿的是什麼?」傑克一躍而出,大叫著:「給我們看看!」

「對,給我們看看!」休吉跟著咯咯笑著,將她給圍住。

她將洋娃娃緊抱在胸前,搖著頭說:「不行,她是我的!她是我的生日禮物!」

「快點拿出來給我們看嘛,只看一眼就好。」

敵不過驕傲與喜悅,她還是將洋娃娃拿出來給哥哥們看了。「看,她好漂亮對不對?她叫艾格妮思。」

「艾格妮思?艾格妮思?」傑克一副假裝要吐的模樣,「什麼裝模作樣的名字嘛!為什麼不叫她瑪格麗特還是貝蒂?」

「因為她就叫艾格妮思!」

這時休吉發現了洋娃娃的腕關節,吹了聲口哨:「嘿,傑克,你看!她的手可以動耶。」

「哪裡?我們來看看!」

「不要!」瑪姬緊緊地將洋娃娃抱回胸前,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不要,你們會把她弄壞的!傑克,別搶走她――你會弄壞她的!」

「哼!」他那雙弄得髒兮兮的棕色小手緊緊地扣住她的手腕,愈收愈緊。「妳想嚐點苦頭嗎?妳這個愛哭鬼,別動不動就哭,再哭我就去告訴包柏。」他反扭她的手,直到她的皮膚被扯得泛白,休吉則趁機抓住了娃娃的衣裙,拉扯著它。「快給我,不然我真的要用力教訓妳了!」

「不要!別這樣,傑克,拜託你不要這樣!你會把她弄壞的,我知道你一定會!求求你不要碰她,不要把她拿走,拜託!」瑪姬顧不得手腕上的緊箍,只是一逕抱住洋娃娃,邊哭邊抵抗著。

「搶到嘍!」當洋娃娃從瑪姬交叉的前臂底下被抽出來時,休吉發出勝利的歡呼。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