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厝邊巷尾就是我的人生學校

厝邊巷尾就是我的人生學校

內容連載 頁數 1/6
◇ 重身教超過言教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討厭說教。我自己不喜歡說教,也不喜歡聽人說教。

說教是一件無聊的事。說的人說得口水亂噴,口乾舌燥,但聽的人卻往往左耳進,右耳出,或者右耳進,左耳出。這一切,豈不是無聊?

我不喜歡說教,一方面無此習慣,一方面根本沒有必要。

生在日據時代的台灣,我在偏遠的新竹州大山背鄉下客家庄長大。因為戰爭的關係,小時候生活艱苦,爸爸和媽媽每天光忙著讓家人吃飽,都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哪裡有時間管我,更別說耳提面命時時刻刻地管教了。

而且,客家人一向務本崇實,尊重傳統,許多規矩及道德標準,雖然沒成天掛在嘴上,但心中自有一把尺。

鄉下人多半樸實、木訥,但並不表示他們缺少眼光或頭腦。家裡的長輩,包括祖父、爸媽在內,雖然很少說教,但卻將一些做人的原則和道德的準繩,表現在日常生活的行為舉止中。他們比較重視人們做出來的事,而不是說出來的話。

以教育理論來說,就是重身教而不重言教。

我的祖父就是很好的例子。

◇ 終生不敢忘的教訓

他氣壞了,我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生氣,怒氣從身上每個毛孔中噴了出來。他恨恨地說:「不得了了!你這個小孩怎麼這麼壞!」聲音中滿是掩飾不住的失望。

說完這句話。他隨手操起一根大木棒,狠狠打在我身上。我知道,這次我做錯了事,不敢狡辯,只是拚命求饒:「我不敢了!阿公,下次我不敢了……」但是棍子依然如雨般落下。

終於,他打累了,丟了手中的木棍,說了一句我一輩子都記得的話:「我們寧願餓死,也不做缺德的事情。」

他轉過身,正要走出門外,又在門口停住了腳,也沒有回頭地說:「你有沒有想過,因為你這麼做,可能會造成什麼意外,害人家受傷,或者死掉嗎?」

我撫著傷口,想著祖父的話,冷汗流了一身。

阿公主動向客人賠罪,並說明情況。客人這才恍然大悟,並且告訴他,他做的草鞋一向十分耐穿,結果最近買的草鞋卻穿不久就壞掉了,本來心裡也有所懷疑,但因為以前祖父的草鞋一向信用良好,所以還是上門購買。

祖父向客人連連道歉,並且馬上坐下來,重新打一雙新草鞋,免費賠給客人。

「所以,」我告訴小漢娜:「從那次以後,不管做什麼事,或是動腦筋,阿公都會把『道德』擺在第一。而且,死也不能做缺德的事情。」

◇ 犧牲自己救人

「狗」救了我的命,我們全家人更喜愛牠了,把牠當成家中的一分子。

台灣光復沒多久,忽然爆發狂犬病。當時醫療資源匱乏,而感染到狂犬病的人或牲畜,如不馬上接種疫苗,幾乎都會發病而死。而且還會死得很慘、很痛苦、很難看。於是當時台灣各地都傳出瘋狗咬傷人致死的傳聞。

在那一段日子裡,幾乎人人聞犬色變;見到眼睛發紅、流口水,走路搖搖晃晃的瘋狗,大家不是奪路逃命,就是聚眾圍殺。

人類最好的朋友,一下成了令人聞之色變的惡魔。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