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_週末下殺
愛.無所畏

愛.無所畏

內容連載 頁數 1/6
台北新鮮人宏盛

在新店七張捷運站附近,和宏盛揮手道別,他一溜煙過了馬路,沒有回頭,直直去尋他的機車。目送他的背影,他那一抹靦腆的微笑似乎還凝在空氣中。

這天,節氣介於清明後穀雨前,「雨水生百穀」,都會區的台北滴滴答答下了忒久、令人幾近發霉的雨;終於盼得放晴日,氣溫卻飆高得無比燥悶,行人們間或短袖出籠,宏盛卻好似不識燒熱般,身著防風的黑色亮面夾克。這旅北打拚的十八歲大男孩,是第二次離家,暫別他所生長的台東,對比於過去第一次離開父母家的憤懣與委曲,這次是帶著祝福與忐忑,投入完全陌生的新北市與烘焙業。

從烤麵包做起,進入社會的基層非熬不可。每日半夜三點多,宏盛趕走睡蟲準備上工,直站到下午兩點鐘,一天顧烤爐時間逾八個半小時。書屋有些大人暗自議論說,看宏盛能熬多久,「他大概撐不了多久,」但陳爸看宏盛卻角度迥異:「他是打死不退的,一定辦得到。」

從書屋最資深卻最年幼的老師,一夕變成連鎖麵包舖的小學徒,就算不是從天堂墜落,其中的落差也夠宏盛瞧的了。一個閃神或步驟凸槌,整盤麵包立刻像咖啡色木炭般,嗆人的焦味漫天,這時,宏盛就知道這下事情大條囉!師傅與師兄免不了要念他幾句說:「你知道這樣損失有多大嗎?在別家麵包店你會很慘的!」

一天站八個半小時不打緊,最難熬的是,喜歡聊天的宏盛,現在是「只要有人跟我講講話都好」。盼到休假日,他早就盤算要跟著麵包鋪司機的送貨路線,去瞧瞧自己每天烤的麵包送到桃園機場哈肯鋪的分店究竟是什麼樣,也能在車上跟司機聊。「機場店好像都是機場員工買的。」不知是別人告訴他,還是他自己觀察的,心想:「難怪陳爸會說這小孩是生意仔!」

休假不用進公司,宏盛還是跑了一趟,「師傅的太太要生小孩,我媽那邊有做米酒,我去送米酒給師傅。」聽他講得雲淡風輕,可這豈是十八歲孩子通達的人情義理?他點了漢堡、薯條、飲料,坐定下來,唸說自己已連續兩天吃速食了,「台北什麼都好貴呀!」即使全台連鎖速食店都不二價,「以前我哪有這麼常吃?這裡隨便吃個飯都要兩、三百塊!」

第一次到台北工作,宏盛形容自己的眼睛都茫茫的,「先記住從家裡到公司要怎麼走,從捷運站到家裡要怎麼走,要記得回家的路。」他到的第二天,靠兩條腿走,偏遇驟雨。忘記帶傘的宏盛,拎著老闆娘給的床單淋得渾身溼透,趕緊上便利商店買把六十塊的傘,走著走著又迷路;他記得有個天橋要轉彎,偏偏在前一個天橋就轉彎了,走了一個多小時,心慌亂鑽還是找不到,「走得我好想哭喲!」

回答問題通常都是略略揚起眉尾簡單回說:「嗯啊!」不掩稚氣的臉上浮著幾顆小小青春痘,剛趕路,臉上還紅撲撲,宏盛說自己來到台北純屬意外。當書屋準備開始發展自家產業時,一直希望做社會回饋的哈肯鋪副總經理、也是老闆娘的楊郁雯,加入書屋的後援會後,向陳爸提議可以送書屋孩子與夥伴赴台北學藝。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