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暑期閱讀
愛.無所畏

愛.無所畏

內容連載 頁數 3/6


天天往書屋跑,也惹來父親的嗔怒。國中時,宏盛的爸爸很反對他去書屋,認為兒子整天不回家,還叫別人爸爸,父親問過他兩次:「到底誰是你爸?」第一次宏盛不回答,第二次他回嘴說:「你覺得你像我爸嗎?」父親氣得跳腳,孩子則趕緊奪門逃出家。

父親認為兒子不尊重自己,兒子眼中的父親,則是莫名其妙地從正一百分變成負一百分,每天晚上都喝酒,頹廢到家。在一次父子間的激烈衝突下,導致宏盛在高中畢業前,就離家住進書屋宿舍,成為現任書屋社福督導秋蓉的室友。

父母的言語傷害,往往比身體傷害更殘酷難忘。

一睌,宏盛跟父親激烈爭吵,鄰居被吵到都要報警了。聊起這事,宏盛的情緒翻攪,呼吸略顯急促,彷彿昨天才發生的事。那夜,宏盛讀書讀到十點多,下樓喝水,父親莫名其妙大罵他廢物,加上動手,「平常叫我讀書,我已經讀到這麼晚,你還罵我,心裡的委屈都來了。」他速速打包行李,請一旁抽泣的母親送他到溫泉書屋秋蓉住處。從此後,宏盛就不曾回家住了。

宏盛父親握有甲種營造執照,由於厭倦跟人搏ㄋㄨㄚˊ(閩南語,打交道的意思)的日子,於是放棄做建築;也因為自己賺的錢被宏盛阿公花完,父親掀桌子玻璃全碎的畫面讓孩子永誌難忘,「我爸常常要跟我阿公打架,有一次還看到我爸踹我媽肚子,我氣炸了,恨自己不能保護媽媽。」宏盛總疼惜媽媽說:「爸爸這樣,你為什麼不帶著我們離家出走,電視劇不都是這樣演的?」媽媽一逕緩頰安慰宏盛說,「你爸也很為這個家。」

陳爸看在眼底,只對宏盛說:「再怎樣,你身體裡流的還是他的血,他永遠是你爸。」

這孩子旅北後,父子見面機會更少,雙方正試圖修復彼此的關係,「最近他臉部有點小中風,我有回去看他,我想時間會修復這一切。」

夾在父子間的母親,每逢週六、日,會帶著兩個妹妹到溫泉書屋探望宏盛,煮東西給兒子補補。「來台北的前一天,直到晚上十點多,我還在寫初鹿的結案報告,媽就找些名目來書屋看我。」

與兩個妹妹手足情甚篤的宏盛,很享受做長兄的滋味。他偷偷透露,活潑的小妹前陣子交男朋友,送她回家時被宏盛看到,這位大哥哥把小妹抓來揉頭說:「怎麼都沒有告訴我!」他不吝把自己的經驗告訴她們,讓妹妹自己決定,「做決定是一件需要學習的事,學習抉擇之後就是要負責。」

對宏盛來說,踏出社會的前兩個工作都是陳爸促成的,那種「大爸爸情」深烙在這孩子心扉。

去年八月,書屋要拍一部影片,陳爸讓宏盛擔任製片,「整個月都耗在那邊,沒工作我很緊張。」九月影片殺青了,宏盛一心想去找工作,陳爸又說九月底在台北有一場演出,作為學過舞棍的美和書屋第一代孩子,他義不容辭挑起帶學弟妹的責任。結束表演的十月,宏盛心裡真的發慌了,「結果陳爸叫我留下來當南王書屋的老師。」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