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曬書祭
愛.無所畏

愛.無所畏

內容連載 頁數 4/6


書屋的孩子很需要花時間認同陪伴的,坦承自己還是小孩的宏盛說:「做老師……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他眼見書屋小孩會在南王書屋所在的教會裡追逐打架,「一副小流氓的樣子,我心想:『你們沒看過壞人呀?』」搞不定這場面的宏盛,就帶去給比較有經驗的另一位老師麗文處理,她可能會處罰孩子一個禮拜不能來書屋,「但他們就會偷偷跑來。」

初任南王書屋的陪伴者,宏盛被書屋督導王計潘(暱稱阿潘)賦予新任務:先教會孩子學校的數學跟英文功課。他很認同阿潘嚴格地帶領孩子。花了兩個月進入狀況,期間,還帶過三兄妹:一個四年級、一個六年級的兩兄弟,因為父母都不管,比較暴力的兩個哥哥老是欺負小二的妹妹,妹妹氣不過,還拿菜刀追哥哥。宏盛得知後,暗自拍拍胸脯:「哇!好加在!原來她會拿刀追人!」

「小孩不願意讀書,我就放電影給他們看。」宏盛放了每一部宮崎駿的電影給孩子看,而且頗有同理心地絕不勉強孩子討論觀後心得,「以前我被問到心得就很痛苦,我相信,有什麼深刻的,他們都會記在心裡面。」

一邊陪伴孩子,一邊學,陳爸意在磨練這些書屋的大孩子。宏盛碰到問題,除了自己設法或問人外,也會換個角度想:「今天如果我是這些孩子,我會希望被人用什麼方法對待?」他和國中生較有共同話題,與這些小他不過幾歲的書屋學弟妹,聊聊家庭背景、學校生活習慣,了解他們較感興趣且喜歡的事物等,「每天上課之前我都會跟他們聊一下,也請他們閉眼休息一下,先安靜心。」宏盛總會提早下課,跟孩子們聊天,「因為我們若經常有對話,就會建立一座橋樑,他們就會認同我,我也會認同他們,慢慢地互相敞開心扉,他們比較會把藏在心裡的話慢慢講出來。」

不過,還來不及把陳爸教的那套傳給書屋學弟妹,宏盛就被送到全然陌生的環境。現在,他最在意的是麵包烤黑、動作太慢,師兄會提點:「認真點!……清醒點!……」雖非言語上的辱罵,但宏盛也被教訓了,「我覺得這是本來就該說的,自己要進步。」

「早上三點多起床,如果沒睡醒,滿危險的。」他自己也發覺,如果他一整天都沒有出錯,師傅會跟他有說有笑的;如果當天一大早就出錯,整天氣氛就比較悶些。麵包要烤得完全上手得要半年,但有兩位師兄帶他,可能三、四個月就會上手了。現在每天烤壞的數量逐漸減少,偶爾難免還是會烤壞一、兩盤。問他喜不喜歡這工作,「我覺得要烤得好才會喜歡吧!如果過兩、三個月還是這樣子,我應該就會討厭了吧?!不過我想應該不會啦!」

「這工作應該沒有多少人撐得過來的,像我去第一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人家講什麼就做什麼,速度要跟得上,心裡面要承受得住,而且要久站八個半小時,體力上也是要跟得上。」忙的時候,午飯吃個半小時就要繼續站爐,「大家都說我變白了,因為根本沒有機會曬太陽。」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