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曬書祭
愛.無所畏

愛.無所畏

內容連載 頁數 5/6


才不到兩個月,宏盛已能侃侃數說烤麵包的很多細節,初時他常糊里糊塗,例如沒蓋鐵盤,讓麵包烤出來因為太高而不能賣,「細節很多,有的要塗蛋汁、灑芝麻、灑粉、沾糖水、沾巧克力等,有時還要擠沙拉等。剛開始,我經常忘記,一直被罵,就算有記筆記,也來不及看。」

一個月後,他大致搞懂溫度,「一個麵包又有分上、下爐兩種溫度,左、右烘,麵包種類則有吐司類、法國類、日式洋果子類、丹麥類等,丹麥類要用燉的,不能直接烤,會過熱,他們說這叫過電,直火很容易燒焦。」

「我每天只有埋頭烤麵包,根本管不了那麼多。」本來就打算當完兵去學技術,結果被陳爸先丟到哈肯舖。很喜歡做生意的宏盛,看到這些麵包,可沒有想參加麵包比賽的野心,倒是心裡已開始盤算,哪個口味拿到台東會賣得比較好。

「將來學會,陳爸一定會把我抓回台東。」宏盛半玩笑說。他十分認同書屋未來朝產業方向發展,也許當他學成時,書屋所在的台東將會出現一家連鎖麵包店,「這是必然的結果,因為已經走到這地步了,出現自己的產品是必然的事,我們必須制定一套規則來。」

有一陣子,在協會辦公室常會看到冒出蕈菇的紙盒,被孩子叫作「阿娘」的書屋公關督導惠菁說:「我們還收割炒來吃好幾次呢!」原來這是宏盛赴台北之前留下的「紀念品」。在遊客如織的農曆年間,陳爸想藉此讓書屋孩子到初鹿牧場初體驗做生意;書屋還沒休息前,愛賣東西的宏盛就開始籌備要賣的貨了,七找八找,找到親戚在賣一種紙盒菇,於是就批來賣。

擺攤期間,每天早晨宏盛騎摩托車去載顧攤夥伴。第一天媽媽跟妹妹幫他站攤,銷售成績不佳,只賣出八個,他心情極惡劣,頻頻反省思考,自己到底哪一個環節不對。第二天,振作點,還是賣八個;第三天、第四天,開賣數量開始增加,「我開始變得比較會講了。」結算總共賣了一百三十幾個,剩下的,書屋認養三十幾個。「我進了兩百個,存款剛好剩一萬塊,我全部花完。」成本全由宏盛獨自出資,每天花十幾個小時、陪他八天的夥伴,他給了六千元,「薪水好像只有我付最多,其他攤位都一、兩千塊。」他開心地說,「這樣的經驗還滿刺激的。」

「當書屋老師的經驗對我還是很有幫助的,畢竟這是我出社會第一份有薪水的工作。」但在書屋裡,大家還是把宏盛當小孩,「受到太多保護,我正打算到別的地方,陳爸就把我丟到這裡。陳爸大概覺得我們有待訓練,不夠成熟到可以接受太多衝擊。」

講起到台北的第一個月,「對我的衝擊是很強烈的,現在想到,我現在還會心跳加快!」跟他原先設想的差距甚大,他原以為來這裡只是平平淡淡的學點東西,時間到就走,「後來發現有太多東西需要學,跟師傅的應對進退、講話等,都很有進步的空間。」宏盛想像師傅應該會把他當一條狗來訓練,豈知師傅對他很客氣,讓他不太習慣。三十七歲的師傅沒把他當作小孩看,而是和三十五歲、三十三歲的兩位師兄般培養,唯有在休息吃飯時閒聊,師傅才想到,原來這孩子才十八歲!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