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_週末下殺
在碧綠的夏色裡

在碧綠的夏色裡

  • 作者:廖玉蕙
  • 出版日期:2013/08/01
內容連載 頁數 1/3
人生不相見(節錄)

H教授一如以往年少時的每次約會,準時於門口出現。微黃的餐廳燈光下,他戴著一頂鴨舌帽緩步向前,我站起身來,心情無端萌生些微波動。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怎麼老杜的詩真的走進了我們的心腸!好一個寫實版的「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沒有燭光,沒有陪賓,曾經有過的浪漫情緒已然隨著長長的歲月沒入生活的隙縫。人生活到這個地步,堪稱悲喜交歡了。於是,我們點了一籠湯包,加上獅子頭、雪菜百頁和一盤青菜,就從這麼家常中娓娓聊了開來。

寒暄問候不免,身體有恙否?養生之道如何?做何消遣?寫作狀況如何?退休歲月怎樣度過?兒子、女兒已婚否?由近況、遠景到心情,話題逐漸跨入私密。起始的些許尷尬,隨著描述情節的流暢,逐漸找回昔時的熟稔。說著、說著,昏黃的燈光下,H凝視著我的眼,認真說:「沒想到你拿到的一手壞牌,居然讓你給打成了眾人欣羨的好牌。」我有些惱怒,眼神裡必然夾帶肅殺:「我拿到了一手壞牌?你說的『壞牌』指的是什麼?願聞其詳。」我敏感的以為他另有弦外之音。

他笑起來,顯然知道我防禦心起,回說:「可不是壞牌嗎?你一路求職不順,研究所念完,雖然成績優秀,但幾度想回母校任教卻都鎩羽而歸;有所新學校成立,你本被徵詢意願,沒料到籌備處的伯樂臨時功成身退,你就差那臨門一腳。最後,只得落腳軍校。在軍校的升等,雖論文得獎甚多,卻不抵軍中人情紙一張,占缺於是無望……」嘩!嘩!嘩!幾十年的心事都如潮水般撲湧過來。

我承認年輕時確實覺得倒楣透頂,鬱卒至極;在母校讀研究所時,名列前茅的我,畢業後,竟然與母校正式教職幾度緣慳!教軍校時,極度不公平的升等機制,在在都曾經讓我鬱抑攻心,幾度痛不欲生;尤有甚者,我已憑論文取得教育部升等副教授資格,卻有足足兩年被軍中強權剝奪,只能降階領取講師薪水。然而,事實證明命運之神雖然虧待我,我倒也掙扎著邊詛咒、邊勉力求生。幸而在軍校遇見了純真正直的學生,他們用單純教會我誠懇踏實的重要;而軍校裡無趣的秩序,也考驗了我脫韁的靈魂,讓外頭的世界從此看去盡皆嫵媚。而H含蓄沒說的是,我曾幾度栽在愛情的坑洞裡,呼天不應、喚地不靈,而和他的今生緣會則是其中難忘的憾恨。

我們於是開始算計人生的種種因緣際會,他說:他也曾經怨恨拿到一手壞牌:少小離家,倉皇逃難、求學時諸多偃蹇;畢業後,兄弟分散,由他單獨挑起養家餬口、奉養老父的重責。如今,一路走來,過關斬將、披荊斬棘,似乎也終於欣然好牌在握。而其間和父親相處的三十年,閒時談談說說,汲取了父親早年的歷練精華,讓他在後來做學問時平添不少功力,他的人生因之向上多出了三十年;如今於加國與兒女同居,讀電機的兒子又幫助他利用電腦探看世界,識見又往下延伸三十年。「我一不小心多練了六十年功力!」他笑說。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