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2/8

還記得有一次參加鄭弘儀與于美人主持的「新聞e點靈」,講著講著我竟然忘了要說什麼,幸好當時是錄影,可以NG重來。錄製其他節目時,我的眼睛依然不敢看著鏡頭,鏡頭對我來說,一樣是黑洞,只要看到鏡頭,我什麼都記不起來,結果就像別人說的:「表現很普通,雖慢條斯理、娓娓道來,所談內容也算夠深入,但就是不怎麼吸引人,也沒什麼人氣和知名度。」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想問,既然不喜歡也不擅長說話,為何後來要參加電視談話節目,甚至還從平面跳槽到電視?答案很世俗:錢。

報社的待遇雖然不壞,但如果要公司加薪,難如登天。公司加個三千五千,就要為公司賣命,以報公司的知遇之恩。但我在外面參加一小時節目,就是三千元,一個星期一天,一個月下來就是一萬兩千元,在公司怎麼加薪也不可能有如此待遇。更何況當時市場不同,如果有機會上電視,一個月增加的收入幾乎都在三萬元以上,等於是多了一份薪水,這個收入對我來說是「回不去了」,我願意為這樣的待遇努力、學習、改變。

當然,報社不容許自己的記者在外面兼差上節目,而且這也造成報社內部相對的剝奪感,雖然我自認對得起公司給我的薪水,不論在寫稿的質與量上,都是水準之上,但仍舊無法控制公司內的蜚短流長。有一天,公司突然召回政治組記者,「徹底」檢討了記者上節目的狀況,聽著一個比自己晚十多年出道,而且還提供過協助的菜鳥記者,一句一句對著我提出批判:「記者採訪的資料都應該屬於公司,如果私自出去表達,就是出賣!」面對這樣的羞辱,我想我該走了。

進到中時晚報之後,沒有想過離開這件事,我喜歡那個地方,那是我學習成長的地方。從一個對新聞懵懂無知的新鮮人起,我在新聞工作這條路上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在中晚服務的那段歲月,每次跟朋友聊開,都覺得那是我們最快樂的「童年」。離開中晚之後,我深深覺得沒有地方是我不可以離開的。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