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沒有鑰匙的夢

沒有鑰匙的夢

鍵のない夢を見る

內容連載 頁數 1/9

芹葉大學的夢想與殺人

與雄大的「分手」是虛有其名。
當時我也還太幼稚,會去相信遵守「繼續當朋友」這種自私的要求才是成熟的表現。

對彼此的義務和責任都減少了,我應該可以去交新的男友,也可以不再繼續等待雄大的夢想實現,為他擔憂煩惱了。可是我眼裡只有雄大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我無法想像去觸摸他以外的人,或是與別人接吻。

我不知道自己居然這麼笨拙。「喜歡」這種惡魔般的感情仍牢牢地糾纏著我。聊勝於無的感情也是一種惡魔,我會接他牢騷埋怨的電話,還是一樣搭新幹線和慢車,去早已畢業的芹葉大學附近的他的住處。偶爾也會在中間地點的東京的愛情賓館見面。

交通費三萬,賓館錢一萬,餐費三千,茶水費一千五百。
與他上床後踏上歸途時,我想到原來我花了這麼多的錢跟雄大做愛。這豈不是形同因為沒辦法跟其他男人上床,所以花錢買他嗎?

什麼繼續當朋友,聽了教人笑話。

我跟他從來就不是朋友。我們不是情侶,連是否曾是朋友也很難說。
我開始覺得或許我該考慮一下寶井的事。我聽研究室的畢業學姐說過,工作以後就沒有邂逅的機會了,實際上真是如此。在我身邊,未婚的男人就只有寶井一個。

私立高中有別於公立學校,沒有調職這回事,寶井在被我拒絕以後也以非常自然的態度面對。當然有過尷尬的時期,更重要的是他沒事有事就暗示他還沒有放棄的態度讓我覺得麻煩,但他並不是個壞人。

雖然不是我喜歡的型,但他喜歡我,我覺得如果交往,或許能漸漸喜歡上他。和雄大那時候澈澈底底地不同。可是像那樣愛上一個人,結果我得到了什麼樣的下場?

大學最多可以留級四年。雄大一直沒有考上醫學系,現在還留在大學,如果今年不畢業,他就要被退學處分了。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拜訪坂下老師的研究室,卻被這麼宣告,然後他的不平不滿變成簡訊和電話傾倒到我這兒來。他一再地說「我沒辦法承受」。

雄大今年已經沒有退路了,這一點教授也很清楚。坂下老師的話,即便過去有過那麼一段,但只要雄大交出該交的功課,應該也會給他最低限的分數,讓他畢業才對。我像個母親般諄諄勤說,叫雄大總之要去找老師,結果他完全不掩飾自己的不悅。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