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鍋具聯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如風
 
春雨細軟,母親的話卻像卵石,一字字擊聲。一把傘,我們同行路旁,車水馬龍的三重埔。雨花飛綴,如水枝點點,天地人間。風隨著意思吹。我聞風的響聲。我聽見了父親的消息。
 
那句話,我等了十六年。
 
時光之塵封印的,一陣風揭開了,我顫了一下。十六年,我以為那沉埋海底,不復見天日的消息,如今有了回聲。我的腳步有點遲緩,心頭豁了又鈍了。我問母親,就這樣嗎?十六年,絕望無極的十六年,如傾城之火,帶走絕對之一切的一切,只聞得這些?再沒有了?
 
母親答是。無悲無喜。
 
父親三十,母親十八,兔屬。一個當婚,一個待嫁,大伯母認識外婆,把線牽出來,見了面,便締結婚姻。按母親說法,是彼此不嫌棄的湊合。按旁人說法,是如風天殘地缺的配對。大伯母或許說,你自小瘸腳,娶一個某來照顧你。外婆可能說,你幼年弱視,嫁一個尪好依靠。沒有委屈,沒有重重思慮,沒有不安想像,都同意了。走吧!攜手向未知的日子走去。
 
啪!黑白結婚照,大大小小數十人。新郎新娘坐中央,一個著西裝梳油頭像黑狗兄,一個著白紗滾鬈髮像洋娃娃。老照片是光陰的祕道,真人真事一樁,日後記憶可以選擇,圖像可以修改,終究逃不出人事全非。老照片亦是時間的代言人,宣告現在都是過去。現在以過去式的手勢,剪下一片影子,貼在未來的牆上。我懷疑我已在那影子裡,初具雛形,真正的小人。
 
是那日為找出生證明,戶政所辦員抱來一疊檔案,如一捆枯黃自廢的草紙,任你自己尋去。一紙結婚證明五月,一紙出生證明九月。我是四個月早產兒?當然不是。吳婦產科立在路口,早已遷址他方,當日他們寫下我的出生的那張紙,六十四開大小,看去實在像一張當票,證明我典給了肉身世界。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