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鳥看見我了

鳥看見我了

  • 作者:阿乙
  • 出版日期:2014/02/06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情人節爆炸案

1

天空很灰,浩渺,一隻鳥兒猛然飛高,我感覺自己在墜落,便低下頭。影子又一次疊在殘缺的屍體上。就像我自己躺在那兒。

以前也見過屍體,比如刺死的,胸口留平整的創口,好讓靈魂跑出來;又比如喝藥的,也只是喉管黑掉一點。但現在我似乎明白了肉身應有的真相。他的左手還在,胸部以下卻被炸飛。心臟、血管、肌肉、骨節犬牙交錯地擺放在一個橫截面裡。這樣的撕裂,大約只有兩匹種馬往兩個方向拉,才拉得出來吧。

五米外,躺著他燒焦的右手;八米外,是他不清不楚的腸腹,和還好的下身;更遠的橋上,則到處散落著別人的人體組織和衣服碎片,血糊糊,黏糊糊。橋中間的電車和計程車,像兩隻燒黑的魚,趴在那裡,起先有些煙,現在沒了。

上午我往橋上趕時,已看到小跑而回的群眾在嘔吐。我看到後,也受不了,我給女友打電話:我愛你,保護你一生一世。她感到可笑。她不知道,一顆很小的炸彈,像撕一疊紙一樣,撕了很多人。很多人,虎背熊腰的,侏儒的,天仙的,卡西莫多的,突然平等了。

2
我在這片距離大橋二十七米的樹林裡等專家,已經等了四五個小時。有好幾次,我覺得屍體坐了起來,在研究自己的構造,在哭泣。我擦擦眼,他又躺在那裡。我有些孤獨。

天快黑時,一個眉毛吊豎、鼻子碩大的白衣老頭才走了過來。他邊拿樹枝撥屍塊,邊說:「嗯,會陰還是好的。」「臀部也不錯。」在看到那隻燒焦的右手後,他甚至有些欣喜地把它舉起來看。

老頭問我:遠處還有屍體嗎?
我說:沒有。

老頭又問:你看,胸部以下沒了。是個什麼情況?
我說:距離炸彈應該很近。

老頭說:不,是炸藥,你沒聞到硝銨的味道嗎?

然後他脫下橡膠手套,從包裡掏出礦泉水和麵包,狼吞虎嚥地吃,吃到剩渣渣了,才說:孩子,我來考考你,你知道這一路有多少具屍體嗎?
我說:大概七八具吧。

老頭說:能一個個形容出來嗎?
我說:都是血肉模糊……可能有的傷重點,有的輕點。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