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蘇軾審美人生與歐王關係

蘇軾審美人生與歐王關係

內容連載 頁數 1/10

緒論蘇軾審美人生論

第一節蘇軾人格的本質精神與仕宦人生


蘇東坡人格的本質精神是什麼?這是一個難解之謎。單就筆者來說,就先後以「野性」和「仕隱情結」兩種理論來探求之。「野性」的命題,重在與柳永的比較中,論述蘇、柳永分別從兩個方面,實現了士大夫人格的近代文化開端。以後,筆者又以「仕隱情結」這一命題,探討了蘇軾內心深處的隱逸與仕進這一士大夫的具有根本意義的人生命題,從蘇軾一生348首詞作中有66首77次處使用具有歸隱意思的「歸」字,進行了量化分析,論證了蘇軾的仕隱情結及其在不同時期的內涵。現在來看,無論是「野性」還是「仕隱情結」,其實,都還僅僅是蘇軾人格的一個側面而已,欲解讀蘇軾之人生本質,還需從華夏文化士大夫人格的演進上尋求,需從士大夫人生的終極問題進行拷問。美學家宗白華曾有六境界說:功利、倫理、政治、學術、宗教藝術境界。則功利是人類的最為原始的階段,而審美則是人類的終極境界。蘇軾的人生,像芸芸眾生一樣,有著「為滿足生理的物質的需要,而有功利境界」,也有「窮研物理」的學術境界和「返本歸真,冥合天人」的宗教境界,但我認為蘇軾更為本質的,是典型的藝術境界,可以用審美人生來概括之,是「以宇宙人生底具體為物件,賞玩它的色相,秩序、節奏、和諧,藉以窺見自我的最深心靈底反映,而有藝術境界。」相對於蘇軾的宇宙人生來說,就是沉浸於文學藝術的讀書寫作,賞玩人生宇宙的色相、秩序、節奏與和諧。蘇轍說其乃兄在晚年流放海南時是:「日啖茶芋,而華屋玉食之念,不存於胸中。平生無所嗜好,以圖史為園囿,文章為鼓吹」「獨喜為詩,精深華妙」,可以作為筆者此觀點的形象說法,也就是說,現實功利的所有一切,包括功名的、富貴的,都不在蘇軾胸中真正留意,只有文學的、藝術的創造,才是蘇軾終生辛勤耕耘的園囿。這種情形,也如黃庭堅所說:「東坡先生佩玉而心若槁木,立朝而意在東山。」這種孤高,是俗人難以理解的:「其商略終古,蓋流俗不得而言。」

10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