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5~1/29),客服電話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愛渴:孟東籬最後日記

愛渴:孟東籬最後日記

  • 作者:孟祥森
  • 出版日期:2014/03/01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愛渴

他似乎生來就只是為一件事,為對女人的渴愛。
他最早的記憶,都是關於女人的。

他記得,不知多小的時候,有一次,他搖搖擺擺的走向他們老家的茅房,扶著門框,不知為什麼向裡望,一望卻望到他的祖母面向門口,蹲在茅坑上,兩腳是岔開的,因此她的陰戶便明明顯顯的開向外邊。

他看到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陰戶。
其實,他應不知道那是什麼吧!因為他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在這以前也可能沒有任何人跟他說過這方面的事。

但是,他看到了,而且知道那個地方與別的地方不同,他的注意力──或說,他的記憶──留在了那個地方,其餘的,一概不清楚了。

那留下來的記憶,是很奇怪的。是一個褪了色的、衰鬆了的陰戶;有點菜菜的暗黃色。這和他後來所看到的年輕的女人殷黑色的陰戶是很不相同的。

但他仍記了下來。
也許是祖母看到了他,也許是他自己也警覺到看到祖母的陰戶是不對的,接下來的情況他就模糊了;也許是祖母叫他走開,也許是祖母站了起來,穿起褲子;也許是他找了一個話題,使他祖母以為他沒有看到什麼。

不,他到茅廁,是有意的;他隱約記得,那是當他在院子裡玩耍,看到祖母去茅廁,而後跟去的;他去的目的就是要偷窺。他想要看那親切而神秘的地方。

而他成功了,他看到了;他很滿意,像吃到了一塊很好吃的東西。
他第一次的愛渴受到挫折,是她的母親。

不知多大的時候,他跟他母親睡在同一條被窩裡。他是光著身子的,他母親也是光著身子的。
他光著身子,大概是由於鄉下人的習慣吧;他母親光著身子,是由於什麼呢?

是由於窮。窮到他母親只有一套衣服。白天穿髒了,晚上洗,洗了沒衣服穿,就只得光著身子睡覺。

孤獨的母子,孩兒又小,大概只有一床被子可蓋,或由於母子的親情,而蓋一條被子吧!
但他記得,有那麼一個晚上,他半夜醒來,他感到他母親的肌膚,有一種光滑和靜電,讓他像睡在一個女人旁邊一樣不安起來。

他好想伸手去撫摸她;事實上,他的腿慢慢的提起來,去碰觸他母親的陰毛,他的手,慢慢的,似不經意的,伸向他母親的小腹,去微微的觸摸她的阜丘。

但他的母親,輕輕的,似無意的,將他的手和腿移開了,把他的手挪開了她的身體。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