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文化加碼促案
蛙(諾貝爾獎珍藏版)

蛙(諾貝爾獎珍藏版)

  • 作者:莫言
  • 出版日期:2014/03/06
內容連載 頁數 1/3

聽取蛙聲一片

莫言


題目是辛棄疾〈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的一句。這是我孩提時代就知曉的一句宋詞。知曉並且牢記不忘,就因為這其中的「蛙聲一片」與我童年的記憶密切關聯。讀過我的小說的人,應該記得我曾經多次描寫過蛙聲,但並不一定知道我對青蛙的恐懼。

人們有理由對毒蛇猛獸產生畏懼之心,但對有益於人並任人捕食的青蛙似乎沒理由害怕。但我確實怕極了青蛙。我一想到牠們那鼓凸的眼睛和潮濕的皮膚便感到不寒而慄。為什麼怕?我不知道。這也許就是我以「蛙」來做這部小說題目的原因之一吧。

正如小說中所寫的一樣,我確有一個姑姑,是一位從業多年的婦科醫生。我們高密東北鄉數千名嬰兒,都是在她的幫助下來到人間。當然,也有為數不少的嬰兒,在未見天日之前,夭折在她的手下。小說中的姑姑,與生活中的姑姑,自然有巨大的差別。真實的姑姑,只是觸發我創作靈感的一個原型。

她如今生活在鄉下,子孫滿堂,過著平安寧靜的生活。二○○二年春節時,我曾陪同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先生去拜訪過她。當時我就對大江先生說,我要以姑姑為原型寫一部長篇小說,大江先生很感興趣,並多次詢問過小說的進展情況。

二○○二年夏天我動筆寫這部小說,當時的題目叫《蝌蚪丸》。這題目的靈感得之於一九五八年的報紙上的一條新聞:男女行房前生吞十四隻蝌蚪便可避孕。稍有常識的人都會從這條新聞中讀出荒謬,但在當時,此法竟大為盛行。這情形與幾十年後風靡大江南北的「打雞血」、「喝紅茶菌」十分相似。

我沿著這條思路寫了足有十五萬字,但忽覺這寫法無意中又在重複荒誕誇張之舊套路,況且,所用的結構方法(以一個劇作者在劇場中觀看舞台上正在演出自己所寫話劇時的諸多回憶聯想為經緯)也有過分刻意之嫌,因此,即將此稿放下,開始構思並創作《生死疲勞》。

直到二○○七年,又重起爐灶,寫這部書,結構改為書信體,並易題為《蛙》。當然,我是不滿足於平鋪直敘地講述一個故事的,因此,小說的第五部分就成了一部可與正文部分相互補充的帶有某些靈幻色彩的話劇,希望讀者能從這兩種文體的轉換中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