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羅密歐與茱麗葉

羅密歐與茱麗葉

Romeo and Juliet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序幕詩1   (劇情說明人上)

劇情說明人1:


故事發生在如詩如畫的維洛納,那裡兩家地位相當的名門望族,
前世的積怨又爆發了新的爭鬥,市民乾淨的雙手也被染上血汙。
命中註定從這兩家仇敵的肚腹,生下一對以死殉情的摯愛情侶,
他們倆那令人哀怨的悲劇結局,也把兩家父輩的宿怨一同埋葬。
這一生生死死刻骨銘心的戀愛,和雙方父母日積月累下的仇怨,
也只有兒女的情死來平息化解,兩個小時的劇情此刻即將開場。
如果您仔細聽來還覺語焉不詳,便由演員用表演盡力補充完善。

第一場 維洛納。一廣場。

桑普森與格里高利持劍、盾上。
桑普森:格里高利,我發誓,我們絕不能受辱,幹給人搬煤的事。
格里高利:絕不能,要是這麼欺侮,我們就變成賣煤的煤黑子啦。
桑普森:我的意思是說,我們要是發了怒,就會拔刀動劍。
格里高利:是的,你活著,就別當縮頭烏龜。
桑普森:誰把我惹急了,我會很快幹一下。
格里高利:可是,真把你給惹急了也不太容易。
桑普森:一見到蒙塔古家的走狗我就會動怒。
格里高利:動怒就該像條硬漢立在那兒別動;你可倒好,動了怒,轉身就跑。
桑普森:我見了他家的狗腿子,就會站住不動;凡是我遇見蒙塔古家的人,不分男女,我都會靠著牆走5,絕不相讓。
格里高利:這只能證明你是個無能的軟蛋,只有最軟弱的人才會被擠到牆邊去。
桑普森:確實如此。所以,生性軟弱的女人總是被擠到牆邊。因此,我要把蒙塔古家的男人從牆邊推開,把他家的女人都擠到牆邊去。
格里高利:仇恨只在兩家主人和我們這些男僕之間,跟女人們沒有任何關係。
桑普森:在我眼裡,男女都一樣。我要做一個殺人如麻的暴君,等我打敗他家的男人,對他家的女人也毫不留情;我要割下她們的頭。
格里高利:處女的頭?
桑普森:對,處女的頭,或處女的膜─隨便你怎麼說。
格里高利:她們的身體會有感覺的。
桑普森:當然,我一硬起來,她們就會感覺到了;誰都知道我身上有一根好肉。
格里高利:幸虧你不是魚;如果是,也是一條醃過的乾鱈魚。把你的傢伙亮出來,有兩個蒙塔古家的人走過來了。
拔劍。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