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迴旋(二版)

迴旋(二版)

  • 作者:張讓
  • 出版日期:2014/04/16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我以為我總是一樣,不管在什麼年紀,什麼環境。膽怯、茫然、遲疑,同時又有點莫名的激動和不安,不會改變。我從未想到改變自己,既沒有發現到這個需要,也沒有這個欲望。我是我知道的人裡最沒有彈性的,絕不是能伸能縮的典型。我但願是,能出入是非黑白,隨心所欲。不是我固執,而是死心眼,缺乏應變的本領。我一向頭腦簡單。

我卻發現有另一個女人,她是我。我的驚奇不可形容。我不清楚是我變了,還是一向潛伏著的自己浮現出來,像濃霧之後的蠻荒島嶼。

我正半側身對鏡子掛耳環,突然看到她斜睨的眼神,似乎帶著蔑視和挑釁。我先是驚訝,然後更讓我不可相信的,我乾脆放棄了掙扎,任手(她的,這不可能是我的)由背後抄過來弄亂頭髮,頸子低低斜下去,嘴角曖昧的拉開。然後我(她)直起來,整個人要發射出去似的朝後仰,雙手爬上來撫弄乳房、腰腹和大腿,臉上卻是似笑非笑,無動於衷的神情。

我不記得誰說的,說女人都是嘴上要當烈女,心裡要做蕩婦。我便看見一個蕩婦。我不知道是恐懼,還是憎惡。而有另外一種情緒,黑暗、狂野、強大,難以理解,難以壓抑。她,充滿期待,帶著神祕的力量。她在等。

我仍然可以看到十六歲的我站在街燈下。我在等一個同路人護送我回家。

七點多,天已經完全黑了。我下公車,走過幾家商店的騎樓,轉進巷裡。走大約兩分鐘,得右拐再左拐進正行街。右拐之後左拐之前,有一段十五步遠的短街,街角一盞路燈,路燈對面一扇斜設在轉角上的紅色大門。大門深鎖,圍牆擋住一樓的燈光。二樓全黑,一點動靜也沒有。我站在路燈下,背著大書包,右肩因為常年背書包而歪斜。平常不自知,偶爾照相才看見右肩畸形的歪到一邊,很難看。我半歪著身站著,有時走走,到由馬路轉進來的街口探看有沒有彎進街來的人。有時靠在電線桿上,彎起一條腿,拿右手托住書包底。我看見正行街長長伸延下去,黑暗,幽深,可怕。這盞孤立的路燈高高灑下昏黃的光保護我,而它的光太弱,所及太近。如果能夠,我便拔起電線桿如擎一柱火炬,一步一步照亮回家的路。而我在燈下繞圈子,像被微弱的燈光縛住。無疑,深黑的長巷裡有不可言說的恐怖。記憶中的日本片「牡丹燈籠」裡的那兩個女鬼,便各持白色燈籠等在前面。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