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3/6
◎知識之淵

除了發展語言,人類還借助黏土板、木材或石頭、獸皮、紙和晶片,製造出或多或少的永久記號和畫痕藉以「表記」語言。這些符號能讓我們與發聲所不能及的對象溝通,跨越空間與時間障礙。從刻畫在樹皮上的印地安人足跡直到現代都會報紙,演化過程如此漫長,然而其共同點是:為其他人的方便(廣義上或可說是為了引領他人),傳達個人所知資訊。今時今日,許多加拿大的木材上仍可找到印地安人多年前留下的痕跡。阿基米德已逝,我們仍擁有他的物理實驗觀察結果報告。濟慈已逝,他留下的詩句仍可以告訴我們他初次讀賈浦曼譯荷馬時如何感動。伊麗莎白.巴雷特已逝,但我們仍可得知她對羅伯特.白朗寧的情感。我們藉由書籍和雜誌獲知數以百計我們應無從得見的人們所思所感。而衛星將我們所居世界的種種藉由報紙、收音機及電視傳遞出去,這些資訊終有一日能用以解決我們的問題。

因此,從沒有人能夠只依賴自身的直接經驗過活。原始文化中的人也能透過語言溝通來利用鄰居、朋友、親戚或祖先的經驗。與其因為受限自身經驗和知識而徒留無助、發掘那些其他人早已發現的、重複別人已犯過的錯,不如根據別人留下的經驗繼續向前。也就是說,語言促成進步。

任何文字文化只要持續幾世紀,人類累積的知識,便會遠遠超過該文化中任何人一輩子可閱讀或記憶的量。透過印刷、電腦資料庫等機械手段,或經由如出版業、報社、雜誌社、圖書館系統,或電腦網路等傳播媒介,這些持續增加的知識能公開給那些求知若渴的人。我們只要有能力閱讀任何歐洲或亞洲的主要語言,就有機會接觸到數世紀以來文明世界各處人類所累積的智識資產。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