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5/6
事實上,米特遇到某些狀況時也會認為語言是徵結所在。他時不時在某個語法點停頓下來。偶爾他留意到廣告所說「如何增進你的字詞力量」,並思考他是否該成為更有效率的發聲者。面對字詞巨瀑,比如他從沒時間追上進度的雜誌,或他知道他必得一讀的書,他也想知道速讀課程是否幫得上忙。偶爾他會被某些人(總有那麼些人)扭曲字詞意義所擾,尤其在爭論過程中,而這些字詞往往刁詭難懂。有時他惱怒地留意到某些字詞別有所指,此時他深覺,如果人們能遵從字典學習詞彙的「真正涵義」就能改正這一切。然而他也知道別人不會這樣做,因為連他自己也不太樂意,最後他會把這一切歸咎於人性弱點。

可惜米特的語言學思辯能力有限。而米特並不只是普羅大眾的典型代表,也是科學家、政論家和作家的典型代表。像大多數人一樣,他視字詞如同他所呼吸的空氣一般自然,對它的想法也與對待空氣沒什麼不同。

即使如此,米特其實也深刻涉入他日常吸收和使用的字詞。報紙上的字詞會讓他的拳頭落在餐桌上;主管吹捧他或敦促他的字詞會讓他工作更賣力;偷聽到別人私下對他的議論使他憂思成疾;幾年前他在牧師面前說的一席話讓他對一個女人承諾終生;寫在幾張紙上的字詞讓他保有工作,也月月帶來令他付了又付的帳單。字詞編織的綿密網絡幾乎涵蓋米特所有人生,但他對字詞的想法卻有限地驚人。

米特或許會留意到那群人(比如生活在極權制度下的人),他們只能聽見和閱讀經過刻意篩選的字詞,因之行徑古怪到他只能當他們是瘋子。然而,他有時也當某些和他受相同教育、同樣多樣化資訊的人是瘋子。聽著鄰居的觀點,他不禁納悶:「他們怎麼會這樣想?我都發現了他們沒發現嗎?他們一定瘋了!」「這種病態」,他自問,「是否再次顯示出『人性必然的脆弱』?」米特先生身為美國人,喜歡設想所有可能,而非以「無計可施」作結,但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自這狀況抽身。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