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暑期閱讀
內容連載 頁數 5/6
而且,這塊土地現在也是咖啡的產地,因一九八九年世界咖啡市場價格暴跌,不久前才剛對住民們造成經濟上的沉痛打擊。因此,這次的武裝起義,不是為了對抗國家,而應該定義為世界史上第一次對抗全球化經濟的抗戰。

當初薩帕提斯塔民族解放軍希望這次行動,能夠在墨西哥國內各地都掀起武裝叛變的連鎖反應,但可惜並沒見到這樣的徵兆。然而,隨著NAFTA生效而帶來的影響,墨西哥國內已經有超過二百萬人的傳統玉蜀黍生產者被迫放棄農業,到了二〇〇三年,首都墨西哥市爆發了規模空前的農民示威遊行,參加者估計約四十萬人。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解放軍原本的期待也並不算太離譜。

之後,薩帕提斯塔解放軍其實並未真正引起武裝衝突,反而是在恰帕斯省建立了自治區,拒絕政府的援助以及學校教育,過著自給自足的自律生活。他們在那裡進行獨自的教育,並很有耐性地提出要求、與政府交涉。他們活用原住民的傳統智慧,小心地去除掉其中男尊女卑等不合時宜的部分,依靠栽種咖啡、玉蜀黍、墨西哥豆等農作物維生。

此外,他們也透過網路與全世界連線,以獲得廣大群眾的贊同,事實上他們也的確得到許多同樣反對全球化的NGO團體等來自各地的同志。而他們最具象徵性代表的黑色覆面帽,因為視覺上的吸睛效果特別好,頭部全部以黑色覆蓋起來只留下眼睛和嘴巴的部分露在外面,戴著這種覆面帽的發言人兼副司令馬可斯,從嘴部開口叼著煙斗的形象,加上他巧妙的言辭與柔軟的態度,為薩帕提斯塔民族解放軍聚集了許多人氣。

日本也無法置身事外

薩帕提斯塔民族解放軍的目的,並不是要奪取國家權力,反而是利用網際網路與全世界連線,雖然他們並未要求獨立,實質上卻已經獨立於墨西哥這個國家之外。他們所要的只是承認自己存活下去的權利、要求一個民主式的國家,難道這樣的要求太過分嗎?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