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聖誕節/清水美智子

小時候,吃東西這件事不是由自己決定。
每天都是由父母來決定的。

不管生病還是健康,通通由父母決定吃些什麼。這對我來說再正常也不過了。
「真好吃、好想再吃點什麼喔!」要是我心裡這麼想,而自己跑去弄個生蛋蓋飯來吃,肯定會挨揍。

相反地,要是哪天說「不想吃」的話,
一樣會被硬塞些蘋果泥之類的食物,因為父母總覺得「只要放得進嘴裡就應該吞得下去」。
不過,假日時如果大人心情很好,也會有難得的好日子。

「太棒了!萬歲!大餐萬歲!」
「媽媽,今天不要跟爸爸吵架,什麼都說好,好不好?讓我們出去吃大餐嘛!」

一邊說一邊拉著媽媽的圍裙撒嬌。我努力地裝可愛,即使被媽媽甩開手說:「表情好噁心!」臉上的笑容還是不會散去。

想起來還真是不自由的飲食生活。
而且,當時我對這種不自由居然完全沒感覺,也不會心不甘情不願。

現在,「晚起了就吃個早午餐」、「不吃早餐反而腦袋會比較清醒」,生活中充滿了這樣的資訊,所以我變成只在自己想吃的時間吃自己想吃的東西,過著隨心所欲的飽食日子。

「爸爸、媽媽,謝謝你們今天讓我吃得飽!餐廳的老闆、廚師,謝謝你們讓我吃得好!」
這樣的想法也明顯變得淡薄許多。

感恩的心,這種應該包含在食物中的重要滋味,也許現在已經逐漸消失了。

說到小時候「讓人開心又感激的大餐」,當然就是「廟會的日子」(不過是鄉土料理)、「新年的年菜」(尤其是元旦當天)、「生日大餐」(餐廳「愛麗絲」),還有「聖誕節的晚餐」(比平常豪華很多的料理)。

尤其聖誕節這天是特別令人興奮的大日子,不但是寒假的開始,一週後又是緊接而來的新年假期,而且還是我家弟弟的生日。

所以爸媽在這天也會豪爽地大肆慶祝起來!
可是,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走調了呢?

「聖誕烤雞」居然會變得乏人問津。
自從胖胖的肯德基老爺爺帶著笑容來到日本以後,雞肉料理的概念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