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文化加碼促案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斟啤酒的是個名叫芙麗妲的年輕女孩。一個不起眼的嬌小金髮女孩,面容悲傷,臉頰瘦削,她的目光卻令人吃驚,那道目光帶著特別的優越感。當這道目光落在K身上,他覺得這道目光已經把與K有關的事情解決了,他自己還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的存在,但這道目光讓他確信其存在。K不斷從旁邊看著芙麗妲,就連她已經在跟歐爾佳說話時也一樣。歐爾佳和芙麗妲看來並不是朋友,她們只冷冷地交談了幾句。K想要幫忙,因此冷不防地問道:「您認識克拉姆先生嗎?」歐爾佳笑了起來。「妳為什麼笑?」K生氣地問。「我又沒有笑。」她說,卻又繼續笑。「歐爾佳還是個相當幼稚的女孩。」K說,彎下身子,深深地探進櫃臺上,為了把芙麗妲的目光再次緊緊拉回自己身上。她卻垂下目光,小聲地說:「您想看看克拉姆先生嗎?」K請求一見。她指著一扇門,就在她左邊。「這裡有一個小小的窺視孔,您可以從這裡看進去。」「那這裡這些人呢?」K問。她噘起下唇,用一隻異常柔軟的手把K拉到門邊。那個小孔顯然是為了偷看而鑽的,透過小孔,他幾乎能夠一眼看盡隔壁那個房間。在房間中央一張書桌旁,在一張舒適的圓形靠背椅上,坐著克拉姆先生,被一個懸在他面前的燈泡刺眼地照亮。他是位中等身材、肥胖而遲鈍的先生,臉還算光滑,但臉頰卻已經隨著年紀的重量而略微凹陷。黑色的小鬍子被拉得長長的。一副歪戴著的夾鼻眼鏡反射著燈光,遮蓋了眼睛。假如克拉姆先生完全坐在桌前,K就只能看見他的側面,可是由於克拉姆面向著他,他看見了他整張臉。克拉姆把左手肘擱在桌上,右手拿著一支維吉尼亞雪茄,靜靜放在膝蓋上。桌上擺著一個啤酒杯;由於桌緣鑲著一道隆起的邊,K無法看清桌上是否放著什麼文件,但他覺得桌上似乎是空的。為了保險起見,他請芙麗妲從窺視孔看進去,再把情況告訴他。不過,因為她不久前才進過那個房間,可以直截了當地向他證實桌上沒有文件。K問芙麗妲他是否該走開了,她卻說只要他有興致,他想從小孔看進去多久都可以。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