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8
「班長,你要負起責任!」

班導師飯倉老師這麼要求我。只不過就算這麼要求我也沒用,因為連老師也無能為力,管不動班上的同學,我怎麼可能有辦法處理這些事?

我就讀東京這所學校的五年三班,即使老師想要好好上課,也會有人突然哭喊吵鬧,甚至走出教室,老師只好衝出教室去追他們,完全沒辦法上課。

班導師常常要求我這個班長「負起責任」,班上的同學卻嗆我「別自以為了不起」,讓我左右為難,久而久之,我發現自己說話竟然發不出聲音了。

四年級第三學期時,我也是班長。第三學期結束時,我還曾經想「啊,終於解脫了」,沒想到升上五年級後,有人說:「星野繼續當班長就好啦」--我當然記得是誰說了這句話,只是不願意回想起來的那個人--於是,我的惡夢又持續了。

去看醫生後,醫生說是壓力引起的。

「你的煩惱和症狀,有點像公司中階主管面臨的問題,我之前當課長時,也曾經掉了一大塊頭髮。」

聽到爸爸這麼說--麻煩死了,我決定不用「父親」、「母親」之類的稱呼了--媽媽很生氣地說:

「你居然可以用這種事不關己的態度討論兒子的事。」

結果,家裡的氣氛超差的。到底有多差?如果電視廣告上常出現的那位專門鑑定氣味、戴著眼鏡的大嬸上門,一定會馬上說:「BAD!」

五年級第一學期,我幾乎沒有去學校上課,雖然我想要去,但每次準備去上學,就覺得喘不過氣,說話也發不出聲音,甚至會突然看不見周圍,整個人昏過去。

雖然曾經覺得「我超討厭這樣」,但也有一段時間覺得灰心,「算了,不想去學校就別去了」。第一學期快結束時,我甚至覺得自己搞不好一輩子都會這樣,這樣的人生也不壞啊。

可是,那天晚上之後,我的想法稍微改變了。

我下床準備去上廁所,發現廚房還亮著燈,爸爸和媽媽很嚴肅地小聲討論著。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是媽媽的聲音,接著傳來咚的一聲,好像是腦袋撞到桌子的聲音。

爸爸好像在喝啤酒。也可能是威士忌。

「沒辦法,第二學期也讓他休學吧。」

「這完全沒有解決問題嘛!」

「你不要把氣出在我頭上,老師怎麼說?」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