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3/8
「老師說:『等他有辦法上學時,隨時歡迎他。』但是學校才是他不想去上學的原因啊,等到『有辦法上學』後,只要一去學校,又會『沒辦法上學』了。『奔本』的問題出在學校方面,真是氣死我了。」

「那要不要乾脆轉學?」

「怎麼可以這樣?這只會讓他產生挫折感。」

「問題沒這麼嚴重吧?」

「他是因為責任感太強,才會出現目前的問題,如果覺得自己在逃避,內心會留下創傷。」

冰塊發出哐啦哐啦的聲音。媽媽也在喝威士忌或是其他的酒。

我躡手躡腳地上完廁所,然後回房間鑽進被子裡。

挫折感是什麼?「奔本」的問題又是什麼問題?

雖然我搞不太清楚,但是這些字眼好像很不開心的人工管子,被人用手術裝進我的身體裡。

爸爸,我不想要挫折感。

我發自內心這麼覺得。

那天之後,我開始默默思考「挫折感」的問題。我去圖書館查了很大的辭典,辭典上寫著「挫折=中途放棄,半途而廢」。

這和我原本以為的不太一樣,但「半途而廢」好像是一個很悲傷的字眼,之後,我就覺得半途而廢也不是一件好事,好像一個小孩子走到半路就變成了廢人。

說句心裡話,聽到爸爸那麼說時,我覺得轉學其實也不壞,但如果我說「我想轉學」,媽媽一定會很生氣地說:「這樣你內心會有挫折感,走到半路就會變成廢人,我可從來沒有這麼教過你。」

為什麼我覺得轉學也不錯?那是因為,嗯,因為同學。

嗯,那是因為......,算了,改天有機會再說。

總之,第一學期就這樣結束,然後放暑假了。

我原本每年暑假就會去外婆家。

我忘了是媽媽為了這件事打電話給外婆的那天,還是另外某一天的晚上,我又聽到爸爸和媽媽嚴肅地討論事情。

「你覺得怎麼樣?亞矢在那裡當老師,大輔對那裡的環境也很熟悉。」

「對方願意收短期的學生嗎?」

「請他們幫忙看看,搞不好有辦法。」

那個星期的星期天晚上,爸爸問我:

「大輔,你想不想第二學期在松永外婆家附近的小學上學?」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