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山海經

山海經

內容連載 頁數 2/8
(一)《山海經》的成書背景
《山海經》並非出於一人之手,亦非出於一時一地。〈山經〉與〈海經〉屬於不同的系統:〈山經〉行文有一套獨特的格式,井然有序,文氣一貫;〈海經〉則多為散見之段落,敍事有首無尾,當是不同材料之雜湊,且錯簡不少,故有重複及矛盾之處。一般而論,〈山經〉是以洛邑為中心描述山川地理及動植物的書,而〈海經〉所牽涉的地域在〈山經〉之外圍(並非沒有例外,參見〈南山經〉導讀)。不過,〈海經〉中〈海外四經〉、〈海內四經〉、〈大荒四經〉及〈海內經〉所描述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漸次向外的同心圓體系,四者成篇的年代其實並不相同,內容互有重複。東晉郭璞《山海經傳》的目錄說〈大荒四經〉及〈海內經〉本皆「進在外」(一作「逸在外」),指古本此五篇原皆在外,與經別行,為西漢劉秀(即劉歆)校經時所補入(清代郝懿行《山海經箋疏敍》)。有學者視〈海內四經〉及〈海外四經〉為「異域方國」,而〈大荒四經〉則屬於「神域」。1但〈海外四經〉與〈大荒四經〉之所載,重複之處既多,則不宜視此二者所涵蓋的地域為全不相干(如〈海外北經〉與〈大荒北經〉同載燭陰〔燭龍〕、禹殺共工之臣相柳〔相繇〕、夸父逐日、帝顓頊與九嬪俱葬、一目國〔一目民〕、深目國〔深目民〕等)。2〈海經〉是因圖而作文,先有圖畫,後有文字,此可見於〈海經〉原文及郭璞的注釋,陶淵明詩亦有「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之句。惜此圖已然散佚。3日本學者松田稔《山海經比較的研究》指出,〈海外經〉與〈大荒經〉皆含有圖畫的敍述(即因圖而作文),〈海外經〉將一幅巨大的地圖順次序地「文章化」,而〈大荒經〉所根據之圖畫,很可能是一幅一幅單獨的神人或動物等等的繪圖。4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