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罪證

罪證

Salem Falls

內容連載 頁數 1/6
上路幾哩後,傑克.聖布萊德就決定放棄過往的一切。

凍得瑟縮的他,沿著十號公路茫然前行,下定這樣的決心。今早,他穿上卡其褲、領口裂開的白上衣、硬挺的皮鞋,繫上皮面光滑的皮帶──這一身,正是去年八月,五千七百六十個小時前,他所穿的衣物。這個早晨他穿上後,藍色獵裝明顯過大,褲頭也鬆垮。傑克心想,體重掉了不少。然而,半晌後,他想到,其實這八個月來,真正失去的是尊嚴。

真希望有件大衣可以禦寒,偏偏出獄當天,能穿的只有進監報到時的衣物。入監的那個炎熱下午,他全身上下只有皮夾裡的四十三美元,一片口香糖,以及一串鑰匙──而這些鑰匙所能開啟的門,都不再歡迎他了。

出獄的獄友,要不是有家人來接,就是自己安排好了交通工具,唯獨著傑克,沒人盼他歸,而他自己也沒想到可以搭便車。反正監獄的大門一關,大鎖一扣上,他就開始往前走。

皮鞋被雪浸溼,褲子被疾駛而過的卡車濺滿雪濘。一輛計程車停在路邊,司機搖下車窗,但傑克繼續費力往前走,因為他相信計程車停下來是為了載別人。

「車子拋錨啦?」司機朝車窗外喊道。
傑克回頭,身後沒人。「我本來就是用走的。」

「天氣這麼糟,很難走吧。」司機說,傑克直盯著他。過去這一年,像這樣的閒聊次數屈指可數。畢竟,低調退縮,不跟人往來,日子會比較好過,也不會惹上麻煩。「你要去哪裡?」

事實上,他也不曉得自己要去哪裡。有太多問題他壓根兒沒想過,其中多數是很實際的問題:可以靠什麼謀生?交通工具?住哪裡?他不願回新罕布夏州的洛伊爾鎮,連東西都不想回去收拾。有什麼意義呢?反正那份工作回不去了,他也不再是以前的他,既然如此,何必去收拾那些刻劃著過往痕跡的物品呢?

司機皺起眉頭,說:「老兄,進來吧?」
傑克點點頭,站在原地等著信號閃光和嗶嗶聲響,還有門閂開啟的喀聲,但什麼都沒等到。半晌,他才想起,這是外頭的世界,進入之前,不需要等人把門鎖打開。

「你說什麼?」計程車司機從後照鏡看著傑克。
「沒什麼。」
「到了這裡還沒認出來?」

傑克騙司機──反正謊話已經連篇,多一個又何妨──說他忘記了要去的那個鎮叫什麼名字,但他確定十號公路穿越鎮中心,所以,只要一看到該鎮的主街,他一眼就能認出來。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